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30

黄湛铭: 对特朗普的变面可淡然处之

自今年初以来,中美贸易谈判一值都很顺利,不断传来已取得实质进展的消息,市场表现乐观,美股屡创新高,中国股市升幅更冠全球,这一切都是建基于中美将会达成协议,结束紧张关系这样的一个前提,若这个前提出现重大逆转,一如现在的情况,市场的反应自然会变得很强烈,周一港股跌近900点,上证指数跌超过5%,深指亦跌愈7%。

事缘特朗普于周日发推文,称不满中方谈判进度太慢,本周五将会把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的关税增至25%,对于其他合共3250亿的进口亦将会在'短期内'征收25%的关税,特朗普其后再发推文,大意是美国每年在中美贸易损失5000亿美元,他决不会让这情况继续下去。

特朗普突变面,为啥?据纽约时报报导,特朗普之所以反台,不惜推倒重来,是因为中方于上周对先前作出的承诺突然反悔,致令谈判倒退,美方不满意,这是美方一面之辞。那么是谁反口覆舌?很难说清楚,不过这点也不重要,美方欲向中方施压,做点小动作,把谈判失败的责任推给中方也是有可能的,这是特朗普的惯技,故意作出奇不意的改变,让对手猝不及防,在不堪巨大压力下而作最大的退让,正是他在其著作Art of Dealing夸夸其谈的谈判策略,只要回顾特朗普如何对待加拿大、墨西哥、北朝鲜乃至伊朗,对今次的突变也许不必感到惊奇。

据纽约时报报导,上周特朗普贸易顾问莱特希泽赴华磋商协议的最后文本,中方较早前曾承诺修改有关外资在等强制技术转让的法例,惟中方在上周的会谈突变挂。在未掌握细节前,实难判断谁是谁非。事实上,中美至今在若干问题上仍存有分歧,就以保贴国企这个议题上,美方坚持中国要落实结构性改革,取消对个别企业保贴这种制度,这样才符合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原则;但从中方的角度看,这是内政,扶持重点企业,尤其是高端科技关乎国家安全与前途,中国不能事事都听美国的。当此最后关头,美国认为协议未够吸引,起码它不足以说服选民这是不能错过的机遇。

特朗普这次变面是精心炮制的,推文一出后,虽然市场被他搞反,但却获得朝野一致叫好,连民主党也支持特朗普对华的强硬立场,可见对华说不在美国是政治正确,大有市场的。对特朗普而言,对华强硬,提高筹码,毫不费力地为自己在明年大选中增添声势,的确是本小利大的生意。

那么他的底气在那里?答案在经济。在企业盈利及联储局暂停加息双剑合璧下美股重拾上升动力,第一季GDP增长强劲,按年升幅高达3.2%,大大超出预期,入口大幅下降是主要原因,特朗普团队深信入口下降、贸赤收缩是征关税的结果,证明走对了路,连对中国较客气的财长努钦也同意这个观点。

事态危急,有无转机?中方如何回应变得至关重要,按环球时报的评论,中国不能在压力下谈判。但理性还是占上风,官方的回应是,中国仍会于周四派代表赴美谈判,人选仍然包括副总理刘鹤,可见中方不会因特朗普的横蛮而意气用事,中美保持贸易关系是很重要的,保持正常贸易往来,从中学习先进科技,对国家民族大有好处,诉诸民粹式的针锋相对并非上策,继续开放市场,只要不在压力下打乱改革步伐,在关键时刻作出合理的让步,让特朗普向选民有体面的交代,也不失为一个可行之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