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2:26

黄湛铭: 2019首季回顾

在需求减弱、贸易量不断缩减的情况下,全球经济有下行压力,全年增长率或降至3.2%,总的来说,经济还未至于很不济,衰退还是可以避过的,不过,制造业面对的逆风很大,虽然劳动市场仍然很火,失业率仍处历史低位,但若制造业的不景气持续,谁敢保证劳动市场的好景可以延续下去?就制造业而论,美国的PMI在50之上,但个别欧洲国家已在50之下,美国的制造业尚在扩充,外围则疲态毕露,由于美国经济表现较佳,所以即便美联储局在政策上由鹰转鸽,美汇还是可以在较高水平整固而力保不坠。

在经济放缓的大环境下,各主要发达国也不约而同加入亲鸽行列,或准确的说,利率正常化之事可先歇一歇,央行宜多忍耐,无须急于一时,这种改变某程度也为美元带来支持,同时也重燃市场的风险胃纳,避险情绪冷却,股市一洗上季的颓风,失地尽收。

在全球央行倾向宽松、个别国家更配之以扩充性财政政策的支持下,可以预料,全球经济放缓的走势到年中将会续渐消退。

美国

去年第四季GDP虽大幅放缓至2.6%,但已比预期高,全年计应有3%,仍在潜力增长水平之上。第一季或可能放缓至1%左右,落差看似很吓人,但事实上,若考虑到美国季节因素,首季增长率一般较低及35天政府停罢这个现实,这个估算虽不中亦不远,鉴于这两因素同属短期性质,其影响也必然是短暂的,当进入第二季,美增长率应可回升。若第一季是谷底,谷底过后应该豁然开朗、否极泰来,全年增长率或可重回潜力增长水平,即2%左右,过程中当然会有风浪,第一是美国政治的风险,好似目前的政府财政开支预算9月底期满,到时能否可以获得国会的支持而顺利过关?很难说吧,两党或再在债务上限的问题上大做文章而令政府陷瘫痪,美国去年财赤高达一万亿,国债升至二十一万亿,债台高筑,长远不利美元。

第二、特朗普去年向中国发动贸易战,明为贸易,实为国力之争,地缘政治风险陡升,经七轮会谈,最近'好消息'频传,'取得重要进展'等说话已听到不下数次,这只能反映特朗普是多么须要'胜利'以作粉饰,美朝河内峰会不欢而散,通俄门的调查形势愈来愈对己不利,看来他真的须要一场体面的胜利以挽回颓势,中美贸易的签署无疑为他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契机。当然,魔鬼在细节中,如何落实仍有待商确。无论如何,若两国可以达成协议,消除不确定性,对全球经济当然会有积极正面影响,最直观的是,企业对前景恢复信心而重新部处必要的投资,这样必有助经济重拾上升动力。

美国的GDP有七成来自消费,而消费者情绪往往系于就业与工资。只要劳动市场紧张,工资升得快,人们一般乐于消费。一月非农新增职位曾创下311,000的辉煌纪录,不期二月大幅降至20,000,从侧面印证了经济放缓这个事实,尽管如此,三个月的平均值也有186,000,比去年只略低少许,劳动市场仍然紧张,平均工资涨幅都在3%以上,比通胀率整整高出1%。股市的反弹亦加强了消费者的信心,在短短两个多月时间,消费者信心指数由谷底反弹,三月已重上97.8,经济放缓或许已到尾声,下半年有望重拾上升动力。

欧元区

在两大不利因素影响下,欧元区经济增长率辗转走低。首先,自去年九月新排放规例落实后,工业生产及汽车销情急转直下,莱茵河水位下降,法国黄背心的街头抗争有星火燎原之势,区内经济大受打击,去年第三季GDP增长率有1.6%,但第四季急跌至1.1%,创2013年以来新低,其中意大利的增长率降至零,法国降至0.9%,德国只有0.6%,制造业PMI跌穿50,仅49.3,意味制造业在收缩中。在这种背景下,欧洲央行在三月的议息会议中,发放了比意料中更鸽的信息,除了在2020前不会加息外,亦大大调低了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

尽管如此,有理由相信欧元区经济已经见底,首先,新排放规例的影响将会随时间的推演而淡出,欧洲央行已明确表示会推迟加息,政策仍会倾向宽松,让银行以低息支持实体经济,而区内将会有很多国家采取扩张性政策如减税、增开支以抗衡经济放缓。其实,欧元区失业率已降至7.8%,创2010年1月以来的新低,工资增长率达2.3%,创十年新高,消费信心回稳,1月零售大幅反弹。制造业PMI虽低于50,但服务业PMI已由一月的51.2回升至52.8,同时工业生产的跌幅亦有收窄,数据反映经济已续渐趋稳。

英国

脱欧的乱象未结束,一连串的投票结果是,国会选择排除无协议脱欧这一个选项,并表决支持向欧盟申请延期脱欧,首相文翠珊的脱欧方案屡被否决,那么英国还可以避免硬脱欧吗?仍然很难说,脱欧之路仍然充满变数,文翠珊很有可能要引咎辞职,英国或须另组政府,欧盟方面也很强硬,拒绝修改已谈好的议案,北爱与爱尔兰的边界问题至今仍未有妥善的解决办法。脱欧的不明朗令经济大受其害,去年第四季GDP仅得1.3%,全年增长率也许就只有1.3%了,不及脱欧公投前的一半。二月通胀率回升至1.9%,较预期高,但核心通胀率则回落至1.8%。

脱欧这场戏怎样演下去充满太多变数,英伦银行只能以不变应万变,短期内倾向宽松,以待五月欧议会改选有结果,形势较明朗才作定论。

日本

即便时有反复,日本的潜力经济增长平均值应有1%,去年第三季GDP增长率为负0.1%,第四季为0.3%,全年计仅为0.7%,不足1%,通胀率已跌至0.2%,创15个月新低,制造业PMI跌至48.5,意味处收缩状态,创32个月以来的新低,亦是两年来首次跌穿50。不过,经济也非一无是处,例如,服务业PMI大幅反弹至52.3,失业率维持在2.5%,基本是全民就业。今年十月,销售税将会调升至1%,预期在新税落实前人们会预先消费,第二、三季的消费料会大幅上升,到第四季加税后消费将会回落。但由于通胀仍然顽固地在低位徘徊,且税改在即,相信央行今年内难以改变现行宽松的政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