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9:33

黄湛铭 : 油价低迷,谁得益谁受害?

油价去年大上大落,相信看官记忆犹新,记得国际油价于九月中一度攀至贴近每桶76美元的高峰后迅速急泻,11月跌穿每桶50美元,12月更一度跌至每桶42美元,过程如坐过山车,现在虽回升至每桶50美元,但熊的身影还是挥之不去。按美国能原资讯局估计,今年平均油价将在每桶61美元左右,市场普遍不大看好油价,为什么?第一、尽管全球经济放缓令需求下降,美国油井还是停不了,供应源源不绝。第二、沙地阿刺伯与俄罗斯的产量正值历史最高水平,在供需失衡下油价难逃大幅下泻的命运。有鉴于此,主要石油生产国及油组成员于上月开会,是次会议达成减产协议,油组同意每日减产120万桶,为期六个月,以期在上半年把油价推高至每桶70美元,不过,沙地、俄罗斯对石油工业依赖甚深,能否衷成合作,真正落实限产令也值得怀疑。

油价走势本来有迹可寻,因为它具有周期性、季节性的特征,例如,一般而言,在预期夏季需求增的情况下,买家多在春季下单,从而带动油价上升,然后到秋冬两季,油价经常会随需求减退而回落。不过,随着近年地缘政治发展及市场的变化,这种节奏已早被打破,油价的走势变得更难捉摸。

首先,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以往要靠进口,现在不用了,反而有大量剩余WTI输出,更一跃成为石油出口大国,那么美国的产量究竟有几多?于2017年,平均日产9.4百万桶,到2018年,增至10.9百万桶,2018年11月,攀上11.5百万桶的历史高峰。由于科技不断取得突破,页岩天然气的开采技术愈来愈成熟,成本大降;与此同时,墨西哥湾区油井供应大增,单就在西德萨斯州,于过去10年,新开凿油井近114,000个,今年可每日增产2百万桶,即便油价降至每桶30美元,这此油井仍然有利可图,对沙地而言,这才是最大的恶梦,美国才是劲敌,因为美国油公司可以在低油价下生存,但油组不能。

美国由石油输入国发展成输出国已大大打乱了油组的阵脚,并大大削弱了油组对油价的影响力,限制产量以撑油价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办法,成效没有什么把握,反而争夺市场才是至关重要的大事,在这个前提下,油组及主要石油生产国又有几多合作诚意,为了撑油价而甘愿牺牲各自的市场份额?

谈完供应,说说需求吧。全球对WTI的需求可能于2015年已见顶了,当年全球总需求为每天93.3百万桶,中国占12%。但中国加紧经济转型,对WTI乃至所有原材料的需求也随之下降,即便没有贸易战,中经济增长率将会由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平均9.5%降至6.5%左右,中国需求降,油价要重返100美元大关不易,可能要一段较漫长的时间了。

油价受压,对中国是有利的,中国当前的挑战是稳经济、稳就业、企业债等问题,尽管需求减,中国仍是WTI大买家,每年输入近2110亿美元的WTI、天然气,略低于GDP的2%,油价偏软,对中国始终是利多于弊。对日本亦然,日本所需的WTI全靠入口,大部份来自中东,2017年达1170亿,占GDP 2.4%。另一发展中大国印度也是嬴家,它的发展模式跟中国很不一样,较少依赖出口、基建,消费比重较高,2017年石油进口达990亿美元,占GDP 3.8%,比率较中国高,油价低,消费者可省下钱多消费,对推动经济有利。

说完嬴家,谁又是输家呢?沙地阿刺伯、俄罗斯两国高度依赖石油中口,沙国每年出口石油1700亿,占GDP 25%,其他产业或多或少亦与XAUUSD有关,连政府的财政收益主要也是来自石油,油价疲弱将会大大削弱了沙地在中东争霸的能力。

俄罗斯的经济也是主要依靠石油,不同的,只是依赖程度较沙地轻,2017年,石油天然气出口共1950亿美元,占GDP 12%,比沙地低,即便如此,油价疲弱也会令普京政府的退休金改革增添麻烦,可见油价上落带来的影响不单是经济的,同时也是地缘政治的利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