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1:04

黄湛铭 : 从油组会议看地缘政治的更迭

12月7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主要石油生产国会议结束,油组与俄罗斯同意每天共减产120万桶石油,当中油组国家减80万桶,俄罗斯等非油组国家减40万桶,伊朗、利比亚及委耐瑞拉可获豁免,为期6个月,明年1月1日生效,到4月再议。尽管外界对参与减产行动的国家能否履约抱有疑问,消息对稳定油价马上收立杆见影之效,油价在每桶50美元找到支持。

由2012年至2014年间,油价大部份时间在每桶100美元左右高位徘徊,高油价意味生产成本高,不利经济复苏,但也有其积极意义,在高油价的利诱下,资金流向再年能源的开发,同时亦大大剌激页岩开发技术的升级,随之而来的页岩革命令WTI供应大增,重新成为石油出口大国,惟是时全球经济陷长期低迷状态,WTI需求锐减,油价在供需失衡下大幅下挫,到2014年底降至每桶50美元,几近被腰斩,2015年还是反复回落,到2016年初,已跌至每桶33美元的谷底。

此后,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带动下,油价才重上升轨。特朗普上任之初已说过会修理伊朗,并会废除与伊朗签订的限核协议,今年正式落实,单方面撕毁协议,中东地缘政治再现紧张,刺激油价上升,9月底升至每桶74美元,创2014年以来的新高。不过,在随后的10月及11月却戏剧性地出现土崩瓦解式的倾泻,直至上周主要石油出口国同意减产后才在每桶50美元左右稳住下来。今次油价大幅下滑近三成之多,来得突然,那是为什么呢?我想这与美国重新成为石油出口大国有关,美国已不太依赖石油进口,与沙地阿刺伯的关系也悄然起了变化。

在冷战时期,沙地及苏联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输出国,令西方国家非常忌惮,在1973年的中东战争中,沙地切断对西方的石油供应,令西方国家陷恐慌,这个教训不可谓小。此后美国大力拉拢沙地亲美,沙地这样的一个政权,既不民主,也不自由,与美国豉吹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格格不入,为啥被美国视为盟友?那是因为作为战略物资的石油太重要了,西方经济在石油危机中大受打击,为确保WTI供应的稳定,拉拢沙地在当时具现实意义,从经济角度看也很化算,WTI以美元计价,沙地以WTI换美元,是为石油美元,以此向美国购买军火,可谓各取所需,自80年代以来,美国石油进口一直上升,直至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才逆转,石油进口自此一路走低,愈来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页岩开采技术的飞跃,新油田的成功开发令美国不再那么须要进口,反而有余力出口,对沙地等传统石油出口大国反而构成市场竞争威胁。

随着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卡舒基在土耳其沙地领使馆被杀害事件的不断发酵,美国国内舆论对沙地也愈来愈不客气,甚至质疑美国与沙地的盟友关系已变得不合时宜。发动911袭击的阿盖达首领拉登及其他高层均来自沙地,与当权的皇室有着扑塑迷离的关系,而沙地是激进哇哈比主义的发源地,是近世代激进教派的源头,且现政权打压言论自由手段之残酷往往令人侧目,卡舒基的死令沙地政权形像大受打击。

虽是这样,沙地对美国仍有一些实用价值,这要从上世纪70年代说起,自1978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由盟友一夜之间成为美国在中东的最大敌人。伊朗信奉伊斯兰教中的什叶派,与沙地信奉的逊化派自古收来皆不能相容,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美国认定沙地是可作为制衡伊朗的棋子。伊朗藉介入叙利亚内战扩大在中东的影响力亦加重了美国的介心,所以卡舒基事件发生后,纵然舆论沸腾,从特朗普的推文,也不难看出他为主要嫌疑人物文过饰非的意图。

这种意图也备受争议,沙地介入也门内战,饥民满野,惨不忍睹的景象怵目惊心,不少美国人开始质疑政府支持沙地打这场战争的合法性。沙地是美国军火大买家,但美国军火在全球也不乏买家,事实上,沙地作为美国在中东的铁杆兄弟没有以色列那么铁,论重要性早就今非昔比。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