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51

黄湛铭:再谈习特会

经两个多月来的折腾,美股今年以来的所有升幅已悉数归零,美股的大调整始自9月下旬,在中期大选前特朗普对中国软硬兼施,先以副总统篷斯的新冷战论,对中国表示失望与不满,后与习近平约定月底会晤,愿意透过谈判化解分歧。一时气氛得到舒缓,股市反弹,美元回软,不过,标普指数在碰到2780点后还是掉头回落,反映市场对习特会能否带来突破性发展始终很怀疑。双方将于周末会面,中方媒体一如既往地保持一贯静观其变的态度,特朗普的语调跟先前也有点不一样,犹记最初当被问及对峰会的期望时,他比喻为做交易,颇自鸣得意,显得很乐观,可惜这几天这种调侃式的说法已不复得见,听到的尽是对华加大压力的声音,例如,美方坚持中国要让步,不然二千亿中国进口的关税将由10%加至25%,而其余的二千多亿主要是手机、消费品等进口也将一并要征收关税,美方加重恐吓,中方坚壁清野,双方的谈判可能进入胶着状态。

事实上,市场也不断调校预期,对今次会面不太心存幻想,只当是噪音,了解到中美矛盾不可能这么容易通过今次会面便可以化解,即便双方可以达成某种协议,也只会流表面,无法触及核心,其影响只会是短暂的。

记得吗?中国在今年四月也曾主动提出愿意缩减对美贸易盈余,中国可以多买美国农产品、石油等,当时美国的态度是正面的,不过随即反悔,为何堂堂大国这样出尔反尔?因为贸赤不是重点,美国对德国、日本也有贸赤,对加拿大也有贸赤,不过谈谈也就成了,没什么大不了,但中国就不一样了,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按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不出十年定会追过美国,最令美国感到不安的是中国致力于在2025年前完成产业升级,中国不再是廉价成衣、家电、手机代装的血汗工厂,而是有自主创新能力的高端产品生产大国,对于中国的迅速崛起,美方朝野深怀警剔,从西方媒体评论可以看到,中美发展至现在对抗性的境况有其必然性,一个崛起的新兴大国将会不可避免地与传统大国摩擦,乃至冲突、战争,这就是所谓修底昔斯陷井。二战后美国是不可争议的超级大国,在冷战中,中美苏三国鼎立,美国须要拉拢中国以抗衡苏联,于尼克松访华后化敌为友,随着1991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进入克林顿时代,中美关系悄然生变,由友好变为非友非敌,对中国采建设性交往engagement政策,公元2000年,克林顿表态支持中国加入WTO,相信中国融入国际贸易体系有助于中国变得更开放、民主和自由,随后都是历史,中国经济一骑绝尘,反之美国经济渐走下坡,2008年金融危机揭开了其体制脆弱的一面,跟着的大部份时间经济如掉泥沼中,在低位浮沉。美国认为中国未有履行当初入世的承诺,市场化、经济开放度都未达标,感得被中国忽悠,中国倡议一带一路、成立亚投行被视为有意另起炉灶、挑战战后世界秩序之举,南海造岛、网络安全都威胁着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利益,这些观点在篷斯10月的讲话及随后前财长布尔森月初在新加坡论坛的讲话得到充份的反映,不论民间或社会精英包括已往的中国友人、民主党或共和党,对中国的态度已非那么友好。

国内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不久前发表了一论文章,指出中国经济的突飞猛进,并非因为特有的中国模式,而是四百多年来全球工业化的积累、市埸力量与企业家精神得到有效发挥的结果。这篇文章很快被抽起,但已被外国媒体包括金融时报广泛报导。在双方讨价还价的博奕中,这篇文章的出现也颇耐人寻味。

特朗普今次能否做成大deal?即便能够也不足为奇,一如较早前特金会促成北韩废核协议,只要给特机会大笔一挥,向选民说嬴了,只有他才敢于向中国企硬,中国终于屈服了等等,这样的结果也许会出现,为市场带来惊喜,但这只会是短暂的。中美角力早已进入新时代,这不是传统意义的战争,因为双方都知道战争是灾难性的,但互相竞争、对话、对抗、合作也可能并存,中国也许会渐渐放低百年屈辱的受害者心理,而美国也要适应一个愈来愈自信的中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