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9:10

写在习特会的前夕

特朗普将会于月底与习近平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中会面,此刻双方官员实际上应已有接触,企图理顺分歧、找寻共识,外电有说美国财相努钦上周五致电中国副总理刘鹤,要中国在谈判前提出方案,中国的回应是可先谈,随后才拟定方案,这些技术上的分歧没什么大不了,尽管外间对中美关系能否在今次峰会中有突破性发展抱着很大的疑问,双方秉持实事求是精神展开对话已走对了重要一步。

今年七月,美国宣布向2500亿美元的中国入口征收10%的入口税,中国报复,那么势将会于明年一月加至25%;此外还威胁如中国未能回应美方的要求,在保护知识产权、改革出口补贴、网络安全等事项作出保证,美方将进一步向余下的2570亿中国进口征税。

从美方的反应看来,特朗普团队内显然存在意见分歧,好似财长努钦及白宫经济顾问吉努等自由贸易主义都表现得很积极,希望中美经贸关系良性发展的心态溢于言表,大鹰派白宫贸易顾问罗雅诺则大唱反调,认为与中国谈是被华尔街利益骑劫,罗氏的言论当然过于偏激,大可不必理会,最重要的还是特朗普的态度,在上周中期选举后的记者会中,在提及即将来临的习特会时,他流露的神态是积极的,起码在表面上比中方更乐见其成,在谈判中开天杀价,这是商人本色,况且做秀给选民看,谈不成没什么代价,把责任推给中方就成了,谈得好当然把功劳尽归己所有。

在习特会前夕的此刻,中国已连续两个月没有从美国输入石油,除此之外,美国的大豆供应商、美机制造商相信也开始感到压力,波音飞机与欧盟的空中巴士一直平分中国市场,随着贸易战升级,波音的份额必将被空中巴士蚕食。

与此同时,中国与日本在习近平与安倍晋三会面后重新启动中、日、韩自贸区的进程,可算是中日关系在走过谷底后的一重大特破,而同样令人兴奋的最新发展是,中国与新加坡也在改善关系,于11月12日签署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议定书,其重要性在于,双方放下分歧,实事求是地寻找经济合作的共同点,找住机遇,重新定义了中新经贸合作共嬴的关系,新加坡位居要津,其在海上丝路的战略地位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在新协议下,中国与东盟合作进程可望会加快,早日实现21世纪海上丝路的开通。

中国也加快与泰国、老挝接壤处开辟自贸区,以湄公河流域国家为试点,继而推广至整个东盟,以区域自贸打破围堵。当美国保护主义抬头,对全球化进程形成威胁之际,中国以更大的宽容和开放作为回应反有机会提高在国际上的声望,从而可立于不败之地,例如在最近的进博会中,中国向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迅息,中国欢迎增加进口,对经常帐顺差收窄也不太在意,中国除买美债外,也欢迎美商来华投资,如果美商愿意扩大在华投资,也未尝不是改善贸易不平衡的方法,对美商而言,中国日益扩大的中产阶级消费市场令人垂涎,关键还是那个问题,如何保障知识产权、网络安全等,若中国有这些方面作出更大的改革,美方找到下台阶,今次的峰会或许有机会带来好消息,不用看得太悲观。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