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37

中期选举符预期,欧元反弹,惟意国预算风云多变风险尚存

美国中期选举已有结果,共和党嬴了参议院,但输了众议院,没有黑天鹅,一切尽在预期中,失去了众议院的特朗普将不可避免地在政策推行上要向民主党妥协,对中国会继续强硬,民主党亦势必跟进俄罗斯涉介入2016年总统选举的调查,一于对特朗普穷追猛打,白宫有可能成为跛脚鸭政府,政治僵局、财政悬崖等事件将会重现,这样的预期不利美元,于是美元指数回软,除日圆外,其他主要货币也稍走高,欧元在冲破1.14后重上1.1440。

除以上政治因素外,欧元的回升还是有基本因素支撑的。首先,欧元在十月底跌至1.1387,创一年多以来的新低,离谷底不远,欧洲央行在10月25日议息,作出维持利率不变的决策,并重申购买资产的计划到年底便会结束,退市的计划不可逆转已成定局。欧洲央行必定明白中美贸易战有危及欧洲经济的风险,但退市的态度坚决,看不到有丝毫改变,那么为什么央行还是这样鹰?底气在那里?因为有经济基础支持。

欧洲央行的目标是调控通胀率至2%左右,八月的通胀率是2.1%,九月升至2.2%,八月核心通胀率是1.1%,九月仍是1.1%,要知欧洲央行的要务或唯一任务就是控制通胀;尽管核心通胀仍然不那么高,但整体通胀上行,欧洲央行态度上的亲鹰是可以理解的,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十月的通胀率升至2.5%,创十年新高,欧洲经济尽管在放缓,央行却不能无视通胀压力。说到GDP,欧元区第一季增长率为2.4%,第二季降至2.2%,第三季降至1.7%,增长率在下降,并未收缩,事实上,从1995至2018的23年间,欧元区的平均经济增长率是1.7%,现在还处平均水平。

中美贸易战是当前对全球经济的最大威胁,美元具避险作用,对贸易战的忧虑乃至恐惧刺激美汇飙升,指数于十月底一度冲破97。其后特朗普与习近平通电,月底会籍G20峰会碰一碰,紧张的关系暂时有所舒缓,美元亦由97高位回落,欧元兑美元亦因此由低位反弹,然而考虑到美国有出尔反尔的前科,是次会面能否破冰仍然充满变数。

若博欧元反弹,读者须提防油价的波动乃至意大利财政危机的逆袭。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WTI供应将因此而下降,油价于十月三日一度升至每桶73美元,特朗普明白高油价也非美国之福,于是若干国家如韩国、日本、中国等获豁免,可以继续买伊朗WTI,为期180天。高油价下俄罗期、沙地等国亦会增产,于是油价在一个月内回落至每桶60美元左右,油价下滑对通胀有舒缓作用,若通胀回落,欧洲央行自然不用那么鹰,欧元的升势亦会随之受遏止。

此外,意大利的财赤问题与欧盟闹得不可开交,10月23日欧盟拒绝接受意大利的财赤预算,意大利目前的国债在GDP的占比高达132%,远高于欧盟的认可水平,现在事情还未了结,随时会成为黑天鹅。欧洲央行在市场买债对资产价格起重要支持作用,一旦结束,而意大利与欧盟的矛盾若演变成危机,对欧元的打击是不容低估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