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6:09

美股表现缘何与基本面不相称?

美股三大指数大跌,从9月底高峰计起已跌近10%,至此,3万亿美元的资产被蒸发,今年以来股市中的所有收益尽归零,牛市已死,熊市来临?还说不定,美股由高位回调,让市盈率回归至近16倍的较合理水平是市场调整的必经过程,无须恐慌,一于平常心对之。随着联储局的持续加息刺激国债孳息走高,美股的跌势可能最快延至明年初才告喘定,现在10年期国债孳息已企稳在3%以上,先前美股的强势可说有盈利支持,况且资金成本低再加上减税,企业有充裕的资金回购股份,为美股屡创新高提供支持。不过,若资金成本不断走高,美股早晚会向下调整,大家本就是心里有数的。

自2015年12月联储局第一次加息算起,至今已近三年,在过去三年,利率从接近零的历史低位上升,由于基数低,在2015、2016两年才合共加息两次,利率相对正常时期还是处偏低水平,支撑起自2009年起接近九年的牛市,不过,联储局今年加快加息,年初至今已三度加息,标志着超低息时代的结束,资金成本的上升令市场倍感压力,于是牛市能否持续?To be or not to be 这种进退两难思绪令金融市场波动性加剧。

市场焦躁不安加上市场的波动会否动摇联储局加息的部署与节奏?美汇指数在靠近97高位徘徊,估计联储局将会藉12月议息的机会加息,而笔者以为联储局12月的议息决定将很大程度取决于下半年的通胀与就业数据,股市的波动当然已进入联储局官员的视线,但除非股市崩盘引发金融动荡,否则联储局的着眼点还是经济的基本面。

说到经济基本面,现在可说是到了自十年前金融危机以来最佳的状况,据上周公布的数据,第三季GDP年增长率为3.5%,较预期的3.3%高出0.2%,超过75%来自个人消资,减税、工资增长令个人可支配入息大幅上升,按年升幅高达4.1%,为拉动消费提供最大的助力。通胀方面,第三季通胀率才1.6%,对个人而言,这是一个工资上升快、通胀温和的大好时光,这是消费者信心指数一路走高的原因,股市的波动暂时未见波及民生。

力保全民就业,联储局功德无量,现在失业率才3.7%,为1969年12月以来的最低,联储局只须全力盯紧通胀便成了。八月的工资年增长率是2.9%,九月是2.8%,放缓了一点,不过,工资上升,消费升,需求于是上升,若供应跟不上,通胀率便有上升压力了,这是联储局的思路,从种种迹象看来,联储局将维持平稳而有序地加息的路线,务求最终加至'中性'水平,但这个水平在那里?无法得之,有人说是3%,联储局讳莫如深,从无透露,12月加息是大概率的事,在中美贸易战阴霾下,全球经济增长都被下调,若'不慎'加息过猛,超出中性水平,将会不必要地终止复苏,并把经济推向衰退。美国战后历次衰退都发生在加息期的后期,今次能否打破宿命?在过去一段颇长时间,通胀都处偏低水平,经济总是不温不火,尽管利率接近零,这都是不正常的,现在经济有起息,利率当然要正常化了,回复正常状态对联储局是考验、是挑战,对投资者又何尝不是。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