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03

国基会今次对阿根廷开出的药方行吗?

在走资浪潮下,阿根廷披索难逃一劫,今年已暴挫五成,金融危机逼在眼前,央行行长嘉毕度上周请辞,国基会在要紧关头最终批出570亿的舒困方案,惟观乎国基会的往绩,今次对阿根廷的拯救行动是否对症下药,笔者还是非常怀疑。

总统马克里在过去几年推行过一些改革,但总是不温不火,未够全面,未有直面问题的核心。马克里在三年前大选中仅以些微票数胜出,其领导的联合政府未能在国会中取得大多数议席,这种缺失做成了政府因循、怯于大刀阔斧以确保以最低政治成本混过去的作风。上一任总统在国债濒违约危机面前黯然下台,马克里运气好,上场后危机已过,市场对阿根廷国债续渐恢复信心,马克里顺势大量发债,实行以债养债,政府有钱,于是公务员加薪、工会要求改善待遇等诉求一般都轻易获得通过。如是者一路风平浪静,马克里在去年中期选举中顺利胜出,但根本的问题,也就是负债过高的问题从未获得正视。

马克里本有意在经济走顺后认真做点改革,惟天意难逆,由去年11月至今年4月,阿根廷出现数十年难遇的特大旱灾,农业失收,出口受损,而最要命的,是美元走强,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兴趣骤降,资金由新兴市场回流,货币跌得人仰马翻,在新兴市场中,亚洲负债较低,情况没那么糟,但阿根廷及土耳其则因美元负债过高而惨遭洗劫。

阿根廷当局如何应对?仓猝地撤销外汇管制、削减补贴、减税、增加社会保障开支,由于欠全盘考虑,政府的财政状况还是无从改善。进退失据,局面失控,货币崩盘,通胀猛于虎。

要稳住阿根廷,得先稳住投资者的心,国基会的解急方案未见得是雪中送炭,因为附带条件也非投资者所乐见,那么国基会提出了甚么条件,而投资者又为何忐忑不安呢?第一,国基会只容许阿根廷央行在跌至某一指定水平后才可出手撑披索,并受制于1亿5千万美元的上限,在强大沽压面前,这样的救市规模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第二、央行须严控货币供应,不许增发,并大幅度削减政府开支。国基会这个套路并不陌生,在过去半个世纪也多次应用,但均以失败告终。

对于像阿根廷这样的国家,真正对通胀有决定性影响的并非在经济体系中有多少资金在流转,也非政府收支政策,而是全球资金流向。自2015年以来,美国已启动利率正常化的进程,美元资产变得更有吸引力,资金流向美国,现在美国十年期国债孳息升到那哩?3%的阻力位已过,周一已升至3.18%了,一马平川,3.5%在望,阿根廷披索暴跌下,物价猛涨是必然的,而且阿根廷工会势力强大一直是改革的羁绊,物价升,工资也随伴上升,形成恶性循环。这个问题必须给予正视,阿根廷何妨学中国去杠杆,进行供给侧改革。动不动便向市场发美元债这种习惯在政治上可能受欢迎,但对恢复长期稳定没甚么好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