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0:31

2018第三季回顾

在过去几个月,发达国各自发展,美国经济动力强劲,第二季的反弹犹为突出,第三季虽略逊于第二季,但整体还是以比长期平均值更高的速度上升,这跟2017年全球经济,不管是发达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均呈现经济同步向上的情景囧然不同。从对上三个季度的表现看,美国这边风光独好,欧洲则由2017年的惊喜回归平淡,整个欧洲大陆、英国、日本的经济增长步伐呈现不同程度的放缓。看来美国在发达国中的领先将会贯穿整个2018年,特朗普在国际上试图改变既有秩序以圆美国再次强大之梦,搞得一地鸡毛,嘘声不绝,其减税及去管制的举措对刺激美国国内经济也未尝没有正面作用,美国当下较强的经济动力与此不无关系。然而,特朗普单边主义的倾向让全球贸易摩察不断升级,是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上升的主要根源,美国虽与墨西哥重订双边贸易协议,惟与加拿大的谈判仍未有寸进,重订新北美自贸协议看来并非这么简单。本周美国落实向2000亿美元的中国入口征关税,在不久将来更有可能向所有中国入口征税,贸易摩擦短期内无法化解,是威胁全球的心腹大患。

美国

第二季增长率高达4.2%,强劲的增长动力在第三季虽略为下降,但基本得到延续,全年增长率当在3%或以上。经济的强韧主要源自非常强劲的劳动市场,充份的就业加上工资上升令消费者信心满满,首次申领失业救济人数在最近几周已跌至贴近200,000,创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在过去的一季,平均非农新增职位数字高达185,000,企业要留住人才,改善待遇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工资上涨,同比上升2.9%,消费者信心指数创18年新高,工薪族底气足,无惧离职另觅出路;随着劳动市场的强劲复苏,不少离开劳动市场已久的人士也选择重投工作。居民的储蓄率亦高涨,为强劲消费的可持续性创造条件。

尽管联储局的官员都有留意闹得沸沸腾腾的中美贸易战,但从他们的讲话中,我们看不到联储局会改变渐进加息的既定方针。当下失业率创2000以来新低,工资上涨,联储局务必以控制通胀为首务,在刚加息后,年底还会加息,明年或许还有三次加息,直至息率不多也不少,也就是贴近中性水平才停止。

欧元区

上半年欧元区经济持续放缓,不过,在进入第三季后己渐趋企稳,第二季GDP增幅降至2.1%,下半年料可在1.8%至2.0%稳定下来,全年GDP增长率料约2%。7月失业率为8.2%,为十年来的最低,已连续三个月不变。通胀率稍回落,7月为2.1%,8月微跌至2%,扣除能源及食品价格后的核心通胀率是1%,较7月的1.1%少0.1%。在6月的议息会议中,欧洲央行首次发出利率前瞻指引,购买资产计划到年底即将结束,至于利率今年内也不会改变,最快要到明年夏季结束才会加息,也就是说,货币政策今年内仍会宽松,明年初将会结束买债,到9月利率趋升。

在刚过去的夏季,土耳其的金融危机及意大利政府财困均牵动市场的情绪。美利率趋升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资金回流潮。在过去一段颇长的时间土耳其过度依赖外国投资,储备薄弱,而外债又多以美元为主,当美国进行量宽,美元维持偏弱状态的时候,里拉的脆弱性还未被揭露,现在美国加快加息,问题就浮现了,自四月以来,美元不断走高,吸引资金回流美国,致令里拉暴挫。最近美元升势略竭,里拉的跌势才得以喘定。

意大利的政局也令欧元波澜起伏,意大利的问题在于政府负债过高。当今世上,日本政府负债占GDP高达250%,为全球之冠,其次是希腊,占179%,意大利排第三,占137%,2011年希腊债务危机差点拖垮欧盟,意大利体量更大,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一旦出事,后果难料。意大利最应做的是降开支以减债,然而积重难返,意大利的政府开支在GDP的占比高达50%,排全球第二高,政府减开支可能导致经济大幅下滑,若不这样做,债台高筑最后的结果将会是违约并引发金融危机。简言之,意大利的问题属结构性,结构性的问题宜从结构着手。短期内,市场将乐见新政府的财政预算符合欧盟有关财赤不能超过GDP 3%的要求,否则欧元的稳定性必再受考验。

英国

英镑兑美元于四月中曾创下1.44脱欧公投以来的最高,惟美元及后反弹,在最近的谈判中英相文翠珊抛出Chequers方案,惟无功而还,隔岸观火的政客们不断泼冷水,一时英国在没有任何协议下脱欧的前景高唱入云,这种悲观论调令英镑一度跌穿1.27。

然而,从基本面看,英国经济没想象中那么差,第二、三季经济趋稳,第二季GDP在企稳后回升至1.3%,第三季经常帐赤收窄,失业率企稳在4%,为1975年以来的最低,8月通胀超出预期,回升至2.7%,英伦银行也因此而不得不加息0.25%。

英相在9月萨尔斯堡会议碰壁后,英镑犹在低位徘徊。进入第四季后,欧盟峰会将于十月正式召开,会谈将会进入切实阶段,料脱欧方案的渐次明朗将有助推动英镑重回升轨。

日本

安倍晋三在9月的自民党选举中胜出,获连任三年,政治不虞有大变,明年十月可落实第二期增销售税,第二季GDP的增幅为1%,全年增幅也料可达1%,通胀率已走出4月低谷0.6%,到8月已回升至1.3%,惟核心通胀仍顽固地在低位徘徊,约0.8%,在低通胀下,央行维持宽松,短期政策利率仍然是负0.1%,央行会继续在市场买债,务使十年期国债孳息处于0%左右,央行容许略为扩大的上下波幅以回应经济状况的须要,由于通胀低迷,日本央行下调通胀预期,加上明年会落实第二期销售税,相信超宽松的政策还会维持一段较长时间,美、日政策的分岐将会继续支配日圆走低的趋势。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