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0:07

特朗普开声了,包威尔会动摇吗?

在周一路透社的访问中,特朗普再次表达对联储局的不满,特朗普有意干预联储局早有前科,今年较早前也曾说过高息或会阻碍经济复苏这样的话。特朗普对包威尔有知遇之恩,经他提名,包威尔二月接替耶伦成为联储局主席,自上任以来已主导两次加息,据联储局的估计,今年或许还会有两次加息,而市场基本已形成下月加息的共识,至此,特朗普对包威尔可能愈来愈看不顺眼,于是向联储局施压。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也许还会记得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对联储局奉行的量收宽松大肆抨击以博取选民的欢心的一幕,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联储局以漫水灌顶的方式救市,资产价格被保住了,但代价是贫富差距的扩大,大众不满精英,联储局是属于建制精英的,特朗普要革精英的命,于是炮轰FBI、司法部、联储局等属于精英的阵地便成为他的套路。不过,一如他的外交外贸政策,他对货币政策的法总是流于片面、民粹和前后不一致。举个例子,在2016年2月,他指出低息会导致经济泡沫,但在同年5月,改为拥护低息,其随意性可见一班。

特朗普这次公开地把矛头直指联储局马上在市场产生反响,美元应声回落,执笔时指数已降至95,英镑、欧元借势反弹,金价重上每安士1200美元,欧元重上接近1.16,英镑反弹至接近1.30,若不是意大利政府的财政问题加上英国脱欧谈判迟迟未见曙光,反弹的幅度当不止此。

其实,由特朗普提名包威尔那一刻开始,大家应该心里有数。联储局管货币政策,只要有充份就业,物价稳定,通胀率在2%左右也就可以了,作为独立机构,联储局本无必要向总统交代,但现在特朗普这样高调地指手划脚,市场难免会怀疑联储局还剩下多少独立性。

周五,包威尔将会出席积臣荷尔的央行年会,记忆中,在以往多届会议中,美国的经济动力还未算很强,加上通胀顽固地偏低,保持宽松是有必要的。但今次与以往不一样,美国经济形势大好,今季经济增长率昂然升至4%,失业率只有3.9%,创半世纪以来的最低,低税政策还会在下半年发挥正面作用,消费者信心满满,个人储蓄率由先前的3.3%大幅上调至7.2%,消费力先前被低估了,消费在美国GDP的占比超过七成,只要消费者愿意多买,经济动力必强。今PCE核心通胀指数已达1.9%,若不及时加息,经济有过热之虞,联储局高层纷纷转轪,大鸽派伊文斯在今个月也转而支持加息。

就美国现时的经济状况看,加息的压力是明显的,不过,美元是世界货币,美国加息必然对新兴市场造成冲击,看看土耳其、阿根廷的货币保卫战何其惨烈便知道强美元的杀伤力有多大了。何况现在美国广开贸易战线,在贸易战的阴霾下,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在上升,经土耳其里拉这一跌之后,包威尔在积臣荷尔的讲话会不会有新的内容?

自上任以来,包威尔都在执行前主席耶伦的缩表及渐进加息路线,一直风平浪静,但特朗普的批评有可能打破平静。现中期选举临近,而中期选举过后,特朗普也要为竞选连任谋定后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若2019、2020年经济放缓,也得要找代罪羔羊,联储局当然是必然之选。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