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57

提防土耳其危机扩散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冷战中为西方制衡前苏联的重要盟友,与俄罗斯接壤,握黑海入地中海的咽喉,在近代史中,土耳其前身奥斯曼帝国与俄罗斯争霸,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争,现在普京要俄罗斯再次伟大,厄尔多安也要土耳其重现昔日奥斯曼帝国的风采,俄、土两国存在竞争关系,不过,国际关系没有永远的敌人,美国逼得土耳其太紧只会让土耳其倒向宿敌,这种趋势亦愈来愈成为现实。

自2010年起,土耳其和美国关系时好时坏,西方舆论经常指厄尔多安尊制独裁,限制言论自由,排除异己,以反恐之名打压自由派人士,欧盟多番要求厄尔多安修改其反恐法,社会上对厄尔多安不满的声音愈来愈多。2016年土耳其发生政变,被厄尔多安及时粉碎,著名宗教家、社会运动家葛伦逃往美国,厄尔多安欲引渡葛伦回国受审,但为美国所拒,事后土耳其与俄罗斯走近,关系愈来愈好,向俄订购先进反导系统得罪了美国。美国亦同时终止了原先答应售卖F35的计划。上周五,特朗普籍土耳其拒释放一名被扣留的美国牧师而向土耳其加征钢材铝材关税作为惩罚,拉开了新一轮贸易战、经济战的序幕。

市场对厄尔多安经济政策一直存有介心,里拉的贬值非始自上周,2016年政变之后已呈贬值之势,今年六月厄尔多安通过公投再次获选,权力更不受制约,任用女婿为财政部长,用人唯亲,贪腐成风,引起各方不满。在本世纪的十多年中,厄尔多安的经济政策让很多人脱贫,人均GDP升了三倍至10,000美元,成为中等入息国家,但为今后脆弱的国家财政、摇摇欲坠的金融体系埋下种子。过度倚重基建拉动经济、不受制约的权力只会为少数特权份子制造敛财机会。里拉暴跌令土耳其逃不过中等入息陷阱的宿命。

厄尔多安大骂美国在背后捅刀也无补于事,里拉探底,至此,一年多已跌近六成,尽管土耳其央行已宣布一些应变措施,向金融市场释放流动性,里拉一度低见7.2362,股市被打回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时的低谷。

这些年厄尔多安豉吹新奥斯曼主义、权威管治,西方愈来愈看他不顺眼。在中东,与伊朗、沙地争做霸主;在以巴问题上反对以色列,出兵叙利亚旨在打压美国盟友库尔德游击队,对美国桀傲不顺,那么土耳其还是不是盟友?是否可靠?

激起今次土耳其金融风暴近因是美国、土耳其的贸易问题,但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地缘政治和经济管理失误的问题。自2002年以来,土耳其的经济奇迹主要靠美元外债推动。由于储蓄率偏低,银行体系内的本土资金长期不足,于是向外举债便成为唯一的选择,当里拉汇价跌,土耳其将不可避免地面临偿债难的困境。在新兴市场中,土耳其的外债在GDP的占比高达53%,全球排名第一,第二位是南非,占50%,第三位是墨西哥,略低于40%,中国的外债占比少,只有约14%。

土耳其日前降低银行外汇储备准备金的比率,由45%减至40%,这等同于沽外币、买里拉,但效果不是很好,大部份外汇储备实为土耳其央行向个别银行借来的,降低比率反加深人们对银行体系不稳的忧虑。那么为什么不加息?厄尔多安坚拒加息,理由是利率已高,再加就受不了,经济增速必然下降,厄尔多安靠搞好经济上位,经济衰退会削弱他的认受性。今次危机暴露了土耳其经济根基脆弱的现实,与美交恶令厄尔多安考虑退出北约,特朗普挫败了厄尔多安的锐气,表面上好似嬴了,但却迫得一个重要盟友与敌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对地缘政治产生深远影响,不知属得还是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