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4:39

谁会抢走伦敦的乳酪?

英镑兑美元跌穿1.30,在1.2940振荡横行,英伦银行不是已加息了么,英镑为啥一跌至此?脱欧前景不甚乐观,这就是个中缘委,连行长卡尼都警告,要为没有协议的脱欧做好心理准备,首相文翠珊面对欧盟谈判对手时正在力撑,坚持'不好的协议,不如不要'的原则,明年三月便是脱欧限期了,时间无多,谈判陷胶着状态,在好消息欠奉的情况下,英镑一蹶不振。

两年前英国公投,结果是脱欧派以少数票数胜出,然而伦敦市市民属意留欧,脱欧实非所愿,曾有人异想天开,建议英国脱欧,惟伦敦留欧,这种选择性的、只挑好的脱欧方案自然无法被欧盟接受。

脱欧强硬派理直气壮地认为脱欧后的英国不用再养欧盟闲人,也不用再受欧盟大爷的闲气,与欧洲的贸易关系可以再谈,纵然有失,只要面向全球,海阔天空,前景更秀丽。这是脱欧派的罗辑,但伦敦的利益可能要被牺牲了,伦敦是世界级金融中心,脱欧后国际地位不变,惟一些业务将不可避免地拱手让与其他欧洲城市,不管脱欧派喜欢不喜欢,一些以伦敦为欧洲总部的金融机构已为脱欧做准备,在欧盟地区设分支或干脆迁至欧盟内,那么就让我们看看那些城市可从中分一杯羹。

第一大得益者可能是法兰克福,作为德国的金融中心,它是欧洲央行、德国央行的所在地,近年向伦敦的银行家频送秋波,捷报频传,好似德银已将大部份的欧元结算业务搬至法兰克福,这是对该市招商引资努力的最大肯定。相对伦敦,法兰克福面积较小,只属省级,并非首都级,但胜在宜居,按2016年梅西调查报告,法兰克福的生活质素位列全球第七位,比伦敦、巴黎、纽约都要高,宜居、治安良好加上英语的广泛使用让法兰克福有机会成为英脱欧最大的受益人。

卢森堡也不应被忽现,其成熟发达的金融服务业、低税率早已闻名于世,大都会的多元性对很多世界级企业具一定吸引力,现在庐森堡已是欧洲最大的私人银行中心,也是全球第二大投资管理中心,银行数目高达143家。卢森堡底缊深厚,岁月静好、政治稳定、社会和谐、法规完善,有条件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说到这里,怎可以不提巴黎呢?巴黎也是世界级的城市,其资产管理业务总量已高达2.6万亿欧元,交易所是全欧第二大,论总量及股市市值仅次于伦敦。债市庞大,占全欧债券发行量35%。不过伦敦投行朋友总是半带笑地说,巴黎是浪漫之都,可不是做买卖的地方,这样说当然是不公平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巴黎已是不折不扣的金融中心,早已由专注本土金融成功过度至欧洲资管及债券发行的重要金融服务中心。当然,巴黎也有自身的问题。繁复的税制、官僚主义根深蒂固。作为雇主,在巴黎裁掉一个不称职的员工也不是容易的,人们说法语,英语不大普及,巴黎要把伦敦取而代之,这些挑战都须要一一克服。

那么爱尔兰的都柏林又如何呢?税率低,宜居宜商,亦是英语区,论生活质素,与伦敦、巴黎不相伯仲。长于基金管理及保险后勤支援,惟资本市场发展未够成熟则成为诟病。爱尔兰位处欧洲边陲,但拥欧志决,当英国为脱欧困局大伤脑筋之制,爱尔兰则以税务优惠吸引人材'脱英入爱',高调宣传已为英脱欧做好准备,看在对岸英人眼里,真不知是如何滋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