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27

当高负债遇上贸易战

全球负债持续上升,现在已涨至247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负债对GDP比率由2003年的248%升至现在的318%,金融部门的负债也升至60.6万亿美元的历史高位。在过去15年,全球负债总量上升了差不多150万亿,新兴市场负债也达到58.5万亿美元,增速及质素同样惹关注。当下全球处加息周期,这样高的负债水平是否承受得起?其持续性有几高?若经济上行,入息上升,人们可以新债养旧债,偿还利息及部份本金也不成问题,不过,若经济出现逆转,这种乐观的假设恐怕不能成立。资金具趋吉避凶特性,在贸易战的阴霾下,企业投资意欲锐减加速经济下行,现在全球债务已升至历史的高度,一旦全球经济放缓,债务违约个案上升,可能触发新一轮的金融动荡,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即便撇除贸易战这个负面因素,单是庞大的负债已足以拖慢经济增长步伐,比方说,企业须要把部份资金拨作偿债之用,那么能用于发展的资金便不可避免地被挤压了,负债愈多,偿债压力愈重,能够用作发展的资金也就愈有限。

在过去八年多,全球发达国沉溺于宽松的环境,货币供应泛滥,导致资产价格暴升,能够取得廉价资金购买资产者成为最大嬴家,社会的底层分不到半实惠,工资的增幅远远追不过资产价格的升幅,不患寡而患不均,贫富悬殊的问题更见严重,社会弥漫焦虑、不安气氛。然而超低利率的政策不可能,也不应就这样延续下去,2014年美联储结束QE,2015年12月开启加息周期。

有鉴于劳动市场形势大好和通胀趋升,就在今年的三月及六月,美联储加息两次,预期今年稍后还会有两次加息,明年也会有两次,联邦基金利率最终将升至3%。由于利率趋升,资金成本上升,对于高负债的美国政府必然带来压力,美国债十年来番倍,现在总量已达廿一万亿美元之巨,减税对经济是好的,不过却会令财赤扩大,看来美国债是无法缩减的,单是利息支出将会令联邦政府吃不消。

最令人担心的是,一旦金融风暴再起,作为第一道防线的金融机构能否扺挡得住?十年来银行纷纷增资,学精了,风险管理意识提高了不少。美联储对若干银行做过压力测试,算是过了关。然而大意、自满往往是祸患之始,特朗普这样浮噪、轻率兼任性,难保金融危机不会爆发,新兴市场最脆弱,当贸易战遇上全球负债历史高峰,一旦风暴爆发,其杀伤力是无法估计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全球面对重大威胁,难怪连中国友人基辛格也暗叫前景不妙而忧心忡忡。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