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9:49

特朗普再次豪赌

特朗普与普京在分兰首都赫首辛基会面,这是美俄改善关系的一个契机,不管峰会能否谈出什么,普京已成嬴家。自从2014年俄收回克里米亚之后,西方加紧对俄制裁,西方与俄的关系陷入低谷。冷战结束后这么多年,美国主导着北约东扩,支援颜色革命,苏联解体后,前华沙盟国纷纷倒向西方,纵深屏障尽失,从国家安全的角度看,俄感到受威胁,乌克兰的颜色革色正正超越了红线,俄以并吞克里米亚,激化东乌克兰内战作为回应。前双面间谍在英国被毒杀,虽无发现任何证据,但西方指俄在幕后策划,于是对俄进一步加紧制裁。

2016年美大选,俄亦涉嫌幕后操纵选举结果,美情报机关契而不舍地追查下去,特朗普总挥不去与敌'勾结'的嫌疑。特朗普与普京昨天顷了四句钟时间,据称相当多的时间是用于讨论这件事,普京否认有介入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认为就这么定了,事件应就此划上句号。在记者会中,美媒满以为他会以其特有的方式向普京施压,但很失望,他对普京是这么的客气,这么的温良恭俭让,特朗普为何对西方头号大敌的领袖这样以礼相待?这要从他的性格说起,特朗普一向对西方一些主流价值观甚为不屑,都是虚伪及不合时宜的,新闻都是伪新闻,是别有用心地捏造出来的,通过推文,他反过来绕过共和党,有效地直接争取到相当多选民的共鸣。他个人欣赏强政励治,并以强势领袖自居。俄罗斯国土主要继承前苏联,经济实力不如中国一个河南省,但却拥有足以毁灭西方文明的核武,从地缘政治角度考虑,在其未全面瓦解之前,西方是难以安枕的,所以根本无法与之友好;但从个人行事作风的角度看,普京的强人本色却令特朗普心生敬意。

受先前特金会的成功先例鼓励,特朗普今次与普京会面的方式同样是单对单,同样的随性所至,当他表示有意发展新美俄关系,舆论一片哗然,共和党国会议员骂声不绝,国会山庄的保守派也沉默了,共和党的建制派也怒了,西方盟友响警号。

对于盟国的领袖,特朗普在言谈间总掩不住轻篾与不屑,在上周举行的北约峰会,大家都可以看到特朗朗是怎样凌辱其他领袖的。他要求北约国家增加国防预算,不能老是要美国埋单,对默克尔的指责更加老实不客气,按他说法,向俄国开发天然气输送管直达欧洲已让德国沦为俄罗斯的俘虏,对英国首相文翠珊的攻击也是尽情恣意,脱欧谈判正处敏感的关键时刻,明眼人都看出,对脱欧忠贞份子前外相庄臣的赞扬就是对文翠珊的责难,特朗普认为这位铁娘子不够铁,脱欧脱得不够硬,于是威胁嚷着构思中的英美自贸关系可能告吹,对于脱欧后极须面向全球,加强国际贸易联系的英国,是一沉重打击。或许在特朗普眼中,西欧盟国已今非昔比,只是美国的附佣。特朗普表现得这样任性恣意,因为他深信粉丝总是会支持他的,能否这样说:对11月中期选举他正在作另一次的豪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