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42

贸易战凸显改革的重要性

周二特朗普宣布向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征收10%关税,今次针对的产品幅盖范围,由手袋到彩电都有,俱是低端工业制品,这些都是中国制造业的主干部份,其如意算盘是要中国真的感到痛,以便在谈判中争取最大的让步,用意彰彰甚显。今次美方主动加码令贸易战升级,中国从美国进口的总量还不到2000亿美元,先前向等值的美国入口征税这个办法已行不通了,怎办?其实,特朗普这种做法即便在共和党内意见也未见统一的,向民生日用品征税必然令物价上升而有损大众利益,对11月的中期选举说不定会带来不利影响。若中国以间接的方式通过行政手段让美国在华企业处处碰壁,美国也会同样对中国企业在引进美国先进科技处处刁难。

今次中国在引导舆论方面策略更见灵活,近年来,对于来自周边国家,不论是日本、越南、菲律宾与南韩的每一场纷争中,中国都视之为发扬爱国主义的机会,以爱国主义团结国人,凸显政府在维护国家利益中的重要地位,舆论少不免激扬。不过,政府今次的对策跟以往有点不一样,一连几天,官媒的评论都显得较有节制,有外电报导,相关部门或已向媒体发出指示,避免民众反应过激,对美的反制措施宜精确从谨,对美不同的团体宜差别处理。这说明什么?中美关系太重要了,两国经济已发展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地,贸易关系不能说停就停,中国须要美国的高端科技,美国须要中国市场,互补性强,面对今次挑战,说些慷慨激昂的话是很容易的,但无济于事。我想中国会有两手准备,有软的,也有硬的,并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结束两国敌对,拉开关系正常化的序幕,在七、八十年代冷战高峰期,美国须要中国制衡苏联,在改革开放最初的十年,中国亦极须要向西方引进资金与技术。1990年之后,苏联解体,东欧前苏联盟国纷纷倒向西方,威胁解除后,美国很快便沉醉于'历史的终结及民主的胜利',中美关系转淡,2000年之后,除在反恐、打击海盗问题上中美有合作,但双方关系好不到那里,差也差不到那里,双方存在不少分歧。到现在,中国强大了,强大到人家不适应,感到受威胁,从七十年代的隐性盟友,到现在变成头号大敌,人家就借贸易问题遏止你崛起,概括地说,在贸易问题上,人家是这样看的,首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过大导致经济失衡,错在中方,其次,美方认为中方入世后仍然罔顾美方知识产权,山寨盗版恣无忌惮,一方面补贴国企以成全2025中国造计划,一方面阻止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不符合自由经济原则;西方本期望中国在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之后会变得更民主开放,但中国现在对于走自己的道路更有自信。

其实,美国的精英早就明白,在全球化分工下,美国处供应链的上层,中国在中低端,美国消费,中国制造,美国精于金融,中国善于劳动生产,美国有贸易逆差,中国有顺差,都是国际分工的结果,而另一方面,美国企业在中国的投资亦获利甚丰。美国很多智库亦知道中国经济模式由以往主要由投资带动过渡至以内需推动的努力已取得重大进展,在过去十多年,中国经常帐盈余对GDP的比例由最高峰10.1大大收缩至去年的1.3。产业结构的优化、供给侧改革的坚持有利推的科技兴国,中国庞大的中产消费群是美国企业极力争取的市场,中国较早前宣布放宽外资的限制,释放出对外开放、深化改革的重要讯号。中国正积极地向欧盟、甚至日、韩进一步改善关系,美国要打痛中国,可能要付出失去生意机会的代价。不管特朗普怎样玩下去,中国就是要坚定不移地改革下去,多做实事,拥抱多边主义,这才是最有力的回敬。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