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9:34

2018第二季回顾

踏入第二季后全球经济再度呈现活力,首季经济出现放缓应该是短暂的;在发达国中,美国增长势头最好,欧洲次之,日本又次之,也正是因为国情有别,各国央行在利率正常化的进程中较难一致行动,美国势将加快加息,但欧洲央行及日本央行根本无法在年内加息。

美国十一月便会举行中期选举,为增添胜算,特朗普对内整顿党内的反对派,对外发动贸易战以图转移视线,特朗普做了很多政治不正确的决定,内政外交多有争议性,不过2016年大选期间所作承诺确一一落实,第一季完成税改并废除奥巴马医保,第二季废除与伊朗签订的停止核发展协议。把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无视以色列对巴人的武力镇压。与北韩和解最值得称道,虽然只是一纸声明,不过北韩通过弃核换来政权安全的保证,而美国本土亦免受北韩的核威胁,可谓各取所须,东北亚紧张的局面得到舒缓,北韩由军转政的重心改变意义重大,放弃核试,专心发展经济,大大有利于区内的长久和平和经济繁荣。特金会之后特朗普民望上升,提高了共和党在今秋选举的胜算。不过,信心满满的特朗普挥动大棒向四方八面嚷着要征关税,矛头直指中国,连传统盟国加拿大及欧盟也不放过,北美自贸协议岌岌可危,全球贸易前景充满不确定性是当前重大隐忧。

美国

第一季GDP增长放缓,由去年第四季2.9%降至2.2%,第二季回升,估计会高达3%,工业、服务业乃至零售都录得可观增长。劳动市场非常强劲,平均每月新增职位达200,000,失业率跌至3.8%,创2000年12月以来的新低,随着婴儿潮纷纷步入退休年龄,65岁以上人士以每年3%的速度递增,而65岁以下的人每年增长仅0.4%,长期失业人士重返工作或成一种风气,意味失业率尚有下调空间,至明年底或会降至3.5%,过去半年,工资平均按年升2.6%,强劲的需求把工资推高,加上房价上涨,于是消费意欲强劲,家庭开支上升,在失业率创新低的同时,消费者信心亦攀上17年来的最高;工业生产强劲,按年升4%,在新税制的鼓励下,企业扩大投资,随着产能进一步被消化,工资及物价必然有上升压力,三、四月核心通胀率达2.1%,五月升至2.2%,在通胀的压力下,联储局在六月的议息会议中加息0.25%,并预示今年内还有两次加息。

欧元区

在整个2017年,欧元区经济表现至为亮丽,第三、四季GDP按年增长幅度高达2.8%,创七年来的新高。踏入2018年,首季增长幅度稍为回落至2.5%,就法、德两大国而言,本土需求还是强劲的,不过出口增长乏力,亦是经济放缓的原因。区内制造业PMI由四月的56.2降至六月的55,综合PMI由55.2降至54.8,数据反映经济仍在扩张中,只是动力稍降。失业率持续下降,四月降至8.5%,为九年来的最低,就业的改善令市道繁荣, 然而,整体而言,去年的好景可能已达高峰,现在徐徐放缓。

五月,意大利政局的发展再度引起市场关注,激进政党五星运动及北方联盟在一片喧嚣中合组政府,有惊无险地避过了一场宪政危机,结束了三月大选后的无政府状态,虽然新政府声称无意脱欧令欧元的跌势得以喘定,但区内激进民粹思潮的蔓延反映欧盟各成员国之间矛盾重重,政治的撕裂不利投资气氛令欧元持续受压。

通胀能否形成可持续的上升动力也很难说,欧洲央行以2%为通胀目标,四月通胀率才1.3%,五月大幅度升至1.9%,但这很大程度归功于油价飙升,扣除食品及油价后的核心通胀率还是1.1%,在六月的议息会议中,欧洲央行决定九月过后QE减半,至年底完全退出;由于要顾及全球贸易磨擦有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同时亦深知欧盟体系面对的政治挑战,取态依然审慎,如有须要,重启QE还是有可能的,至于加息,恐怕最快也要在明年九月之后了。

英国

受风雪影响,第一季经济放缓,GDP增长率降至1.2%,即便是这样,经济基调尚称良好,进入第二季后,经济活动扩张增速,三月综合PMI是52.5,五月升至54.5,制造业PMI升至54.4,服务业PMI也升至54,第二季GDP增长率料回升。整体通胀于去年十一月高达3.1%,为近年高峰,加息之议亦不断升温,但随着第一季经济放缓,且脱欧公投后英镑贬值的通胀效应渐退,通胀亦由高位回落,于四月降至2.4%,至五月大致也企稳在2.4%水平,已在目标2%水平之上,那么英伦银行应否加息?在五月的议息会议中,央行的决定是,维持现状,多作观察。在六月的议息会议中,愈来愈多官员支持加息,央行取态转鹰,美联储局今年或加息四次,只要英国经济保持动力,通胀保持在现在较高的水平,八月加息的概率是相当高的。

与此同时,脱欧谈判的进展亦紧紧牵动着市场的情绪,首相文翠珊代表英国跟欧盟谈脱欧条件,但代表民意的国会则愈来愈支持争取脱欧后与欧盟维持某种经贸关系,政府处处受制,而欧盟在北爱边境问题上咄咄逼人也令文翠珊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日本

首季GDP按年收缩0.6%,结束了自2015年十二月以来长达八季的连续上升。四月的制造业PMI为53.7,六月降至53.1,服务业PMI也降至51,尽管是下降了,数字还在50枯荣线之上,经济活动犹处扩张状态之中,本土需求增长甚微,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净出口,现在情况变得较复杂,美国向日本汽车增收关税将会削弱日本出口企业的利润;而且油价回升对依赖石油进口的日本也会构成压力。

核心通胀仍然疲弱不振,二月升至1%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再度回落,五月降至0.7%,在四月的议息会议中,日本央行才指出通胀朝向1%,但在六月的议息会议中,央行已改了口风,今年的通胀预期已被下调至0.5%至1%区间,达标无期,明年落实第二期加销售税,到时通胀或会短暂性地升至2%,但不可能持续,只有工资上升,刺激消费,形成良性循环,才可以促进可持续的通胀。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