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25

为何日本央行仍未俱备加息条件?

日本第一季GDP收缩,这是2015年第四季以来的首次,至此,日本已录得连续八季增长,创28年来最长的纪录,按现时的走势看,全年GDP增幅或可超过1%,有鉴于日本人口将会持续收缩的客观现实,此增幅已经超出其长线潜在增长率了。从种种迹象看,日本经济并非淹淹一息,无须看得太悲观。不过,若问这是不是意味央行可以放心结束QE,恐怕还未是时候。

单看就业数据,日本表现冠绝发达国,失业率才不过2.5%,社会基本上不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企业求才若渴,只要是人才应不愁出路,在这种情况下,工资涨本来是顺理成章的,为何总是跟不上?通胀率总是在偏低水平中徘徊?今年三月,通胀率一度攀升至1.5%,创35个月以来的最高纪录,然而这样的通胀率也无法持久,到4月已骤降至1.1%,一言以蔽之,日本这样一个国家的特殊通胀表现实在很难用一般的经济教科书理论去解说,按Philips Curve的说法,一个国家的失业率变化与通胀有着必然可预知的关系,失业率与通胀呈相反走势,若通胀是y轴,失业率就是x轴,那么二者的关系可用左至右下滑并向内凹陷的曲线呈现出来,简单的说,若失业率降,通胀率便会上升,相反亦然。

日本近期的经济扩张状况已算不俗,惟通胀低迷如故,Philips Curve看来无法提供答案,央行定下2%的目标恐怕仍是遥不可及。2013年初黑田接任日央行行长之职后便试图以大规模的QE把日由通缩的泥沼中拉出来,至今未能如愿。或问:低通胀有啥不妥?高通胀蚕食固定入息人仕利益,可以拖垮一个政权,可以陷社会于混乱,低通胀同样有各种弊端,通胀率若长期处接近零的状态,利率也会在零左右徘徊,一旦形势有变,经济逆转,央行便无能为力,可以采取的选项已不多了,零利率、负利率是非常时期的非常做法,非不得已才为之,利率总归重回正轨的。

黑田刚任行长时锐意扭转人们的通缩预期,他设定两年由把通胀推高至2%,为达目标,在启动印钞机的同时,推出非常慷慨的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量质兼顾,意在说服群众、企业相信通胀会重临,只要企业扩大投资,利润升,为留住人才必会加点工资,改善点待遇;工资升,人们对前景乐观便自然多买点东西,这样便自然形成良性循环。可借未能如愿,人的心理是很难触摸的,更枉论改变预期。

2014年安倍政府落实增加消售税,对消费做成一定打击,说到底,通缩预期的心理根深蒂固,这几年的QE未有收到预期效果。身处当前的环境,企业没有提价的底气,对策不外是降低服务水平,代表着优良工艺传统、追求完美的日本造在不知不觉中走下神坛。

在四月公布的季度经济报告中,黑田一改以往对通胀前景的乐观预期,与2013年刚任行长时那种热切期盼形成强烈对比。央行已承认短期内达到2%通胀是过份乐观的,既然改变人们预期这么没有把握,央行便要改变一下策略,实行一宽到底,很难想象日央行今年内会削减宽松力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