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9:41

意国发生什么事?

几年前欧债危机爆发,欧盟体系的设计乃至欧元作为区内单一货币的脆弱性尽露人前,及后,随着全球经济复苏,欧洲总算可以走出危机,然而意大利必须的改革从未认真落实,经济痼疾依然故我,政客还是继续说动听的话,派钱、增福利、加杠杆从来都是选票的保证,导致国库空虚,债台高筑,当下股债俱跌,离崩溃仅一步之遥,欧洲一体化的理想再次面临危机。

在三月的大选中,成立才两年多的五星运动胜出,但由于它未能取得超过半数的议席,故无法组阁,要组阁就必须与其他政党拼凑好超过半数才能组织政府,所以这两个多月意国已基本上陷无政府状态。五星运动后来与同样地激进而民粹的北方联盟合组联合政府,但二者的主张南辕北辙,无法合作是注定的,五星运动属左派,主张最低入息为每月920元,一旦实施,政府债台高筑的问题更难望好转;北方联盟则属右派,主张把税率划一为15%,为了意大利优先,一于把外来难民拒诸门外。两党的共同点,就是无视国家竞争力走向衰落的现实,嚷着要阁置极之须要的退休金制度改革,二者都是同样抗拒欧盟。

上周两党妥协,同意选康狄为总理,任用沙文拿为财政部长以加快组阁,那有什么问题呢?沙文拿是出名疑欧的经济专家,极力反对财政紧缩,但组阁的事最后还是一波三折而再陷僵局,由于总统马达利拿力拒沙文拿出任财政部长,执意支撑前国基会经济师哥达利尼组临时政府,令意国陷宪政危机。若要通过来年预算,哥达利尼务必要争取到国会的支持才可以做到年底,一月再选,但要得到国会支持谈何容易,看来机会甚渺。那么这个政府最多只会做到初秋,9月必要再选,到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可能更民粹,更激进。

对金融市场而言,最不受欢迎的是不确定性,意大利是欧元区内第三大经济体,大到不能倒,脱欧是难以承受的重。意大利不是希腊,它的经济总量是希腊的7倍,公债高达2.3万亿,在欧元区排行第一,全球排第四。高杠杆一直拖住它的后腿,养老金开支占GDP的16%,其负债比例在发达国中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中占一席位,公债达GDP的1.32倍。远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意大利的经济表现一直落后,从1997至2017,在扣除通胀后意大利人均GDP增长仅3%,连希腊都不如。意大利位处南欧前沿,来自北非的难民多取道意大利进入欧盟,意国承压非轻,那种独力难支的感觉不断加深人们对欧盟的不满,助长了民粹排外情绪的滋生,令人们不单不满建制,亦不满外来移民,既恨欧盟,也怨德国。

事到如今,很难为意国开出什么药方,这么多年一直迥避结构性改革,沉醉于政客免费午餐的廉价承诺。德国在欧洲一体化下取得货币贬值、剌激出口的实惠,经济繁荣,受益匪浅,然而其对南方成员国的苦楚置若罔闻,无动于衷,徒添意人对其反感与不满。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