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4:39

联储局五月议息纪录说了些什么?

三月,联储局上调目标基金利率0.25%,幷预期今年连同该次加息将会有三次加息,是次会议为未来几年的利率政策提出两点意见,首先,联储局务须上调利率至中性水平,何谓中性?即不能太高,也不宜太低,刚符合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水平即可;往后须进一步上调以防经济过热。

在刚过去的五月议息会议中,联储局维持利率不变,短期基本目标利率仍是1.5%至1.75%,事隔三周后会议纪要始出台,由于本周对大市有决定性影响的数据不多,这份会议纪要便变得格外抢眼了,那么联储局想通过这份会议纪要向外界发放什么讯息呢?

1. 联储局大致上无意加快加息,即便现在通胀率已超过2%,联储局也会容许它稍高于目标水平,以免打扰经济持续增长,在5月2日的会后声明中,联储局首先提出今后通胀率或呈以2%为中轴对称地上下摆动的新局面,也就是说,往后通胀不管稍高于2%或稍低于2%也是可以接受的。

2. 在5月的会后声明中,联储局引导市场预期6月会加息。今次这份会议纪要亦同样折射出联储局极有可能在6月加息的信心。

3. 联储局认为经济依然很强,但担忧当前全球贸易磨擦引起的不确定性或会削弱企业扩大投资的意欲。

4. 对于通胀是否已经可以在2%目标水平持续地靠稳这个问题,局内仍然意见不一。

5. 十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联储局一度把利率降至零,幷在市场大规模买债,是为量化宽松,随着经济趋稳,联储局于2013年暗示退市,踏出利率正常化的第一步,2015年12月作第一次加息。即便各官员此刻对加息进程的缓急或有异议,但对于利率正常化这个大方向却是人同此心的,于此,纪要的语调也显得格外坚定。

6. 联储局官员均留意到近期发生的大事,好似第一季全球发达国经济普遍放缓这个现实,其中尤以英国为甚。美国的消费未符预期亦令部份官员跌眼镜。五月前的好一段日子,一些官员经常把经济过热挂在嘴边,然而在五月的会议纪要中却看不出对经济过热的强烈关注,取而代之的,是官员们对全球贸易磨擦带来不确定性的焦虑。

十年期国债孳息于17/5曾一度创2011年以来的新高,见3.12%,议息纪录一出后孳息度马上回落,跌回重要关囗3%以下,但依然高企,执笔时为2.98%,美汇Index CFDs稍回落,不过到93.5已见支持。至此,美元自18/4反弹以来已升近5.3%,在债息高企支持下,中期反弹尚未完成,在六月加息前有力挑战95。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