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7:55

债息飙升 美元反弹

美国空袭叙利亚是一次性的,仗打完,气氛已趋缓和。此外,金正恩刚说会放弃核试,专心搞经济,这在去年是想也不敢想的,不论是不是缓敌之计,南北韩高峰会明天就要展开了,下月金正恩与特朗普作历史性会面,说不定真的会正式结束超过半世纪的战争状态,重塑东北亚地缘政治秩序,市场的回应是正面的,对风险开绿灯,美汇Index CFDs在90站稳后持续走挺,在环球政治气氛趋缓的背景下,经济基本面也支持美元,令其中长线跌势略见收敛。

昨天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升穿3%,创2014年1月以来的最高,孳息上升的直观原因是美国国债价格下跌。债券大王格罗斯在较早前曾警告,3%是红线,以现时美国债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孳息上升意味美国政府要面对更大的财政压力,是不能承受的重。

在油价走高的背景下,美国通账预期也随之升温,国际油价这几天在供应紧张下创近年新高,企稳在每桶70美元以上,油价上升,通账预期上调也就不难理解了。美债孳息走高的结果是,做淡美元要多负点代价,于是美元得到支持,Index CFDs在90企稳后正在挑战91。

话说回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一段很长时间,人们被超低利率宠坏了,利息接近零,习惯了几近零的资金成本,谁会记得在危机前10年期国债孳息的平均值是4.7%,金融风暴后,联储局把短期联邦基金利率降至近零的低位,国债孳息也随之下滑,其用意是通过降低资金成本以刺激消费、投资。2009年联储局大举入市买债令国债孳息进一步创历史新低,后来美经济渐见好转,联储局遂由2014年开始有序地退出量宽,为发达国之中的先行者。自2015年加息周期展开后,至今已加息六次,刚于今年3月,联储局已把基金利率上调至1.5%至1.75%,预期今年最少还有两次加息,而此刻六月加息的预期正不断升温。反观其他主要央行,加息或终止量宽的取态已由先前的跃跃欲试变成暧昧不清了。

一周前市场几乎英国五月会加息,但至上周情况急转直下,英国的通胀率由1月的3%降至2.5%,加息已变得没那么迫切了,英伦银行行长卡尼上周五在接受BBC访问时,这个态度上的转变也太明显了,消息一出,下月加息的概率由9成以上急跌至5成以下,英镑由1.4377垂直下跌至1.40才找到支持。

至于欧元区,去年的经济表现令人刮目相看,今年第一季有所放缓,难与去年相比,很多人心里会问,欧洲的复苏是否到此为止?从最新的PMI数据看,也许不必悲观,因为4月综合PMI也能维持在55.2,与3月的数值相同,意味第一季放缓也许接近尾声,而且55.2比50这个枯荣分水岭着实高出不少,经济扩张的力度不能说小。不过欧元去年兑美元大升却不可避免地削弱了出口竞争力,如何评估损失实不容易。

话说回来,欧元区去年经济增长率高达2.3%,是十年来的最高,刚过去的第一季经济放缓,前景如何?区内经济火车头最近的企业景气Index CFDs大幅下滑,加上全球经济正面临中美贸易战的威胁,欧洲央行将如何应对?今晚稍后欧洲央行议息后行长德拉吉会有话说,不久前他才说过面对当前威胁,政策宜戒急用忍这个意思的话,今晚想不会有太大改变。

英、欧、日央行都鹰不起,唯有联储局未改其鹰,美元短期势好是无法改变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