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28

警剔科恩下台之后鹰派当道

美国向进口钢铁和铝材征收惩罚性关税引起极大的反响,自由派人士大肆抨击,这是意料中事,现在连共和党内保守派亦甚表不满,纷纷表态与特朗普划清界线。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辞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特朗普的团队中,高盛出身且与华尔街关系甚笃的科恩代表温和和理性,与特朗普奉行的经济民族主义难以兼容,分道扬镳是早晚的事,去年科恩是联储局主席继任人大热之一,现在主席宝座已名花有主,且特朗普一意孤行,执意打贸易战,道不同不相为谋,遂断然去职。科恩此去,围绕着特朗普的尽是鹰派人士,其中2011年出版畅销书"Death from China中国带来的死亡"作者拿瓦罗已成白宫新宠,这个老外看来对中国不甚了解,并且充满敌意,单看书名已够吓人,书的论述很简单,也很迎合美国非精英阶层的口味,内容不外乎是,弄到这么多人下岗失业,贪富悬殊愈来愈严重,罪魁祸首就是中国,对美国的企业精英、贸易团体也不放过,恣意抨击,当职位被中国夺走而坐视不理同样有罪。

特朗普、拿瓦罗及商务部长卫易伯.罗斯这样一个组合有可能在推行其极端民粹经济政策的过程中把中美关系搞扎,令世局变得不稳定,人们对此不得不提高警剔。

特朗普这样的贸易政策,从长远的角度,是会有损美元价值的。新世纪以降,美国精英有一种后冷战时代美国制度优势的自负,这种自负令美国蒙受其害,在处理中东、亚富汗问题乃至伊斯兰与西方文明的冲突中出现误判,2003年以伊拉克拥有大杀伤武器为名出兵伊拉克,让美国与法、德等传统盟友关系出现裂痕,伪善与双重标准令人烦厌;跟着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暴露了华尔街主导的金融发展模式的不足和脆弱,只有1%的精英才可以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得到好处,中产阶层在过去三十年中财产收入在扣除通胀后并无进益,而因全球化失去工作的基层更加陷入贫穷之中。贫富悬殊、精英与大众的隔阂加上白人与有色人种的矛盾滋生出仇外民粹主义的温床,于是英国出现脱欧,美国有特朗普、班龙、拿瓦罗、卫易伯. 罗斯等出现。

今次美国要向入口钢材、铝材征入口税,在众多入口来源地之中,加拿大最大,占16%,巴西次之,占13%,韩国占10%,墨西哥占9%,俄罗斯占9%,土以其占7%,日本占5%,中国只占2%,相对很少,表现也很克制。现在加拿大、墨西哥已获括免,欧盟则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寻求括免,一方面准备反制,市场则静观其变。

相信向钢材、铝材征关税只是序幕,最令人不安的发展是,各国采取报复行动,筑起贸易壁垒,这将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全球化进程将会出现倒退。不过,市埸还算平静,认为特朗普雷声大雨点小的大不乏人,美元未见沉重沽压,Index CFDs守住89左右。

笔者估计,若美国扩大惩罚性关税的范围,欧盟与中国或会向WTO投诉,可是这样对美国也不构成甚么压力,拿瓦罗早就对WTO有恨意,他曾经指出,WTO框架下的增值税有损美国利益。特朗普有退出TPP及巴黎协议的先例,那么退出WTO也是有可能的,当前东北亚地缘政治紧张有所缓和,特朗普或许可以滕出更多精力贯彻落实其民族经济政策,美元未能摆脱长线走软的局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