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23

GDP目标定在6.5%体现实事求是精神

去年中国GDP增长率有6.9%,日前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中李克强总理宣布今年GDP增长率的目标是6.5%,比去年低0.4%百份点。去年召开十九大,维稳为上,信贷政策较松,在稳增长的主导思想下,GDP的增长率扭转了自2010年以来持续走低的趋势,首次出现回升。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总量每年平均以双位数的增长率上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为应对当时的特大挑战,中国动用四万亿保需求以防经济陷衰退,其中相当大的比重投入基建。其后经济得以平稳过渡,与政府当机立断,敢于承担是分不开的,当然政府的大规模界入某程度有副作用,为求达标,忽视成效造成很多项目最终变成大白象工程、地方政府乃至企业债台高筑的现象,为金融的稳定性带来潜伏性的威胁。

在过去一年,经济改革重点在供给则,金融改革重点在管风控,政府在去产能、去杠杆、管控金融系统性风险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今年相信也未敢稍懈,经济增速可以放缓一点,GDP的量不会太执着,更须要的是质的提升。以大规模环境破坏为牺牲的粗放型增长模式早已不合时宜,国人要的是好的生活质素,这些都可以体现在蓝天、干净食水、食品安全、便利的交通服务、就业机会和更公平的创业环境。GDP达标固然重要,但已不再是地方考核的唯一标准。

回来再说,在过去几年来,GDP增长率也从未试过低于6.5%,对比很多发达国已高出很多了,如果这叫经济放缓,很多国家也恨不得放缓一下。总理把今年的目标定在去年水平之下是有何暗示呢?

当前防控金融风险获优先处理,地方债澎胀过急的问题也会得到正视,趁经济形势尚好加快改革,打击违法融资,加快企业重组、首次招股上市改革,加快地方债股置换计划将会一一落实,扶贫、防风、治理污染才是头等大事。增长率超标本是功绩,总理好像不当是一回事,以中国的情况,要达标总是有办法的,而超标也是常态,对当前挑战谨慎应对,定6.5%为目标是负责任和实事求是的一种体现。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