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21

特朗普的经济博奕

特朗普主政一年多,毁多誉少,单就外交政策已令美国与西方传统盟友矛盾丛生,与西方领袖无共同话题,理念更难一致,对于冷战时代成立的军事同盟北约,特朗普也并不卖帐,一于挥动大棒,要求成员英、法、德增军费,而挟在德俄之间的新成员,好似波兰、匈牙利等国,在美国新孤立主义抬头的当下,萌生出新民族主义以应对俄国及欧洲伊斯兰化的挑战。至于亚洲,与中国的关系阴晴不定,反反复覆,忽而须要中国向北韩施压,迫北韩弃核,忽而把中国列为头号大敌。中国企业在美收购处处碰壁,连洗衣机、钢铁的入口税也涨了,贸易战有山雨欲来之势。

内政方面,乏善可陈,自身也好,阁员也好,丑闻不断,最大的政治胜利,可能就是通过了税改,在新税制下,企业税大幅降至2.1%,在1年内税收将减少1.5万亿。一般而言,政府的税收会受惠于经济复苏而上升;若经济收缩,税收亦随之下降。特朗普认为他的扩张性经济政策可以剌激增长率升至3%,财赤会自然改善,这显然过于自信了。过去两年,经济都处复苏状态之中,但财赤不降反升,2015年,财赤在GDP的占比为2.4%,到2017年升至3.4%,财赤扩大的趋势看来难以逆转,若政府财政恶化,对货币的长远价值将带来无法估计的负面影响。

昨晚特朗普的2019年度预算终出台,主要内容可概括为,削减医疗开支2,340亿,至于本就收缩中的国务院开支,现在再削25%,只有国防开支获更多拨款,这份预算估计会令明年财赤增近万亿,十年内增七万亿,这样扩大财赤以推动经济发展实有违共和党一贯的主张,共和党的传统信念是,政府干预少愈好,私人部门的决策永远比政府明智,只要政府少点干预,私人企业、个人才会充份发挥积极性与创意,这样才是经济政策的王道,低税、平衡预算才是共和党的施政理念,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可算革了共和党的命。

现在美国失业率只有4.1%,这是2000年以来的最低,明年甚至会更低些,特朗普此时抛出一万亿基建计划有可能引致经济过热,联储局必有所警剔。

去年美国全年经济增长率约有2.5%,与潜力增长率有致相若,潜在实力基本用尽,特朗普以万亿计划拉动需求,但生产力不可一蹴而就,供应可能一时跟不上,那么通胀有可能加剧,联储局或基于此顾虑而加快加息,同时市场亦会调整预期,酿成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过去两周美股大幅调整与此不无关系。

庞大的财赤除了播下不稳定的种子外,对未来的政府也增添了制肘,长远而言会削弱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不知节制的结果是信贷成本上升。特朗普在赌国运,赌嬴是英雄,若赌输,也是将来的事了,管他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