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26

牛市已死?

美股暴跌,昨跌穿二百点,一天跌幅高达4.6%,完全抹掉今年以来的所有胀幅,受美股拖累,全球股市亦向下调整。在risk off主导的当下,连日来一直走软的美元也止跌回稳,Index CFDs靠近90,美元兑英镑上升,兑欧元上升,惟兑日圆还是降了点,可见美元可避险,但日圆的避险性更强。

今次的小股灾值得忧虑吗?回答这个问题前要先了解是什么触发今次的股灾。从基本因素看,全球经济仍处复苏周期,虽近尾声,但若说今年内会出现衰退,概率恐怕不高,因为各经济指标都在印证着全球经济在复苏中,动力未减。今次股市暴跌的原因是先前涨得过急,加上人工智能自动操盘的广泛应用扩大了跟红顶白的效应,加深了市场的波动性,市场情绪的起伏很容易酿成股灾。

近因是上周五美国劳工部公布了一月就业数据,新增职位有200,000份,比预期高出甚多,失业率仅4.1%,最可喜的是工资同比上升2.9%,而上月只是2.5%,说明工资增长提速,消费者信心满满,加上新税制有望增加家庭可支配入息,需求上升将会刺激通胀,在此情况下,联储局必定更有自信持续,甚至有必要时加快加息。通胀预期上升、国债孳息上升、加息升温于是成为了今次美股在经历超买后调整的极佳借口。

十年期国债孳息见过2.85%,现在回落至2.798%,三十年期国债孳息已升穿3%,现在是3.06%。与其长期在低位挣扎,长债息走高也未尝不是好事,从好的角度看,它是经济走向正常化的征兆。

债息走高并非局限于某一国家,而是广泛的,美债息在升,德国亦然。在过去长达七年的时间,德国五年期国债孳息在零以下徘徊,这是不妥的,负利率扭曲了市场,先前孳息曲过于平坦很容易被解读为前景不妙,现在可算得到矫正,资金泛滥的时代总应该结束了。

违约风险上升也会令债息走高,但它显然并非拉动欧、美债券孳息上升的原因。特朗普通过了税改,接下来将会推动基建项目,通胀势必受剌激而上升,联储局内鹰鸽分岐必会缩小,迈向利率正常化将会变得毫无阻力。

可我们久已习惯了低利率,只要孳息走高便条件反射地敏感起来,事实上,尽管三十年期国债孳息已升穿3%,是否很高?相对历史水平,还是处较低水平。在债券孳息上升的同时,债券价格回落,股票在risk off下同样捱沽,股债双双下滑,在基本面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好的资产经调整后亦必有买家,日本央行、欧洲央行不是日前向市场发放定心丸吗?他们不会贸然退市,欧洲央行在十月前仍会依旧在市场入市,日本央行更没有退市时间表。债息趋升引起市场调整必然会造成短暂的不稳定,且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资产配置的调整会酿成资产价格的剧烈波动,不过,只要基调不变,金融风险仍然受控,退休基金、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或许视今次的调整为趁低吸的机会。

利率趋升自然有嬴家、输家,息差扩阔利好金融机构,然而资金成本上升则不利息口敏感行业,例如地产发展。特朗普要振兴美国,少不免要发债融资,利率上升将会对联邦政府财政造成压力,不过想到利率正常化有利增强抗衰退的能力,付出一点代价又算是什么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