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0:11

弱美元政策

美国债孳息走高,两年期债息已升穿2%,十年期债息也升至2.65%,美债息上升本应利好美元,奈何美元不升反跌,主要是因为联储局加息是定局,市场有准备,然而全球经济复苏也促使央行调整政策,纷纷加入加息行列,日本央行、欧洲央行虽不会在短期内放弃宽松货币政策,但市场相信由松转紧是大势所趋,市埸在调整预期,这种改变促使非美货币无视联储局加息及美债上升的趋势而急升。

美汇Index CFDs在跌穿90后跌势加速,最低见88.63,欧元升穿1.24后高位整固,英镑升穿1.40后直扑1.42,市场预期脱欧最终不会演变成硬脱欧,日圆也涨,尽管日本央行在周二议息中再度表示不会放弃宽松货币政策,在升穿110后力逼109。

除上述外围也在酝酿加息外,还有什么力量促使美元急升?关键是美国的贸易政策。去年特朗普就职总统后马上宣布退出TPP及巴黎协议,幸而与中国的贸易战未有打响,不过这个威胁重来也未解除,上月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有关国家安全政策的文件,指出中国、伊朗、俄罗斯、北韩是头号敌人,令人不期然地感到中、美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

在过去整整一年,特朗普满口保护主义,但究竟想美元强还是想美元弱?似乎未见有明确表态。昨天美国财长鲁钦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譠喑示美国宁要弱美元,消息在全球市场掀起轩然大波,查美国历届政府都不敢打正旗号支持弱美元,话总不能说得太白,一切尽在不言中,今次鲁钦在达沃斯的讲话可说打破禁忌,直言弱美元对贸易有好处,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这说法的背后是特朗普主张的美国为先的保护主义,弱美元符合美国利益,按这个思路,关税及形形式式的贸易壁迭将会随贸易战幔的拉开接踵而至。

不管怎样,若弱美元是国策,鲁钦的讲话已收到很好的效果,美元此番创三年新低,相信在未来一段日子,在外围央行收紧下,美元走软这个趋势是改不了的。

目前不少美债在外国央行及企业手中,美汇跌意味美债收益下降,这样必会削市场对美债的信心;此外,美国在新税制下将会落实减税,税收少了,财政赤字会增加,那么联邦政府还须要多发新债以应付开支,由于美元走低的概率上升,债息须相应提高,政府的财政压力也会上升。

以史为鉴,1995年美元贬值一度令外围市场感到不安,因为不少外国央行都持有美债作为储备,于是不得不大举入市撑美元,令美元止跌回升以保障本国利益,当时的美国财长鲁宾抛出美国支持强美元这样的政策,经一年的折腾才令美元止跌回升,自此美国起码在台面上支持强美元,从不会这样全无禁忌地奉弱美元为国策,从某种意义上,特朗普的确特立独行,敢作敢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