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09

美元疲弱 谁是赢家?

欧元、英镑、人民币都在涨,唯美元斯人独憔悴,美汇Index CFDs已跌至90.9,90能否守得住也很难说,若欧洲通胀上升,而美国方面欠利好消息,美元进一步下探的机会还是存在的。

尽管联储局已启动利率正常化的进程,2017年美元跌超过10%,这是2003年以来最大的跌幅,联储局预期今、明两年还会分别有三及两次加息,利率正常化未有丝毫慢下来的迹象,特朗普在去年底难能可贵地取得国会对税改方案的通过,这些消息本利好美元,即便如此,美元还是沽压沉重,主要原因在于欧洲经济出人意表地好转,市场估计欧央行将不可能抱住宽松政策不放,事实上,由本月开始至9月,欧洲央行将降低每月买债的量至300亿欧元,往后会否延续?只要现在欧洲经济殷殷向荣发展下去,恐怕不用了,明年甚至有可能加息,欧元于是迎来报复式反弹。

在过去一年,美股不断刽高峰,外围股市也不让美股专美,欧股乃至新兴市场股市尤为兴旺,就近期的升幅论已超越美股,足见美元资产的吸引力已由高峰滑落,投资者在资产配置中已悄然减持美元资产,于是美股指、汇指也就双双落后了。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汇进入反复寻底的格局,联储局三度加息也无法扭转其弱势。现在美国失业率已降至2000年以来的最低,仅4.1%,在经济持续复苏的带动下,通胀最终会爬升,联储局还是会按步就班地加息下去的,在这背景下,美元应走高而不是每况愈下,除欧洲经济好转外,还有其他解释吗?

回头说说今次税改,它体现着共和党保守派一贯的主张:低税、小政府才是拉动经济活力的正道,然而由于社会出现前所未有的政治撕裂,本来可以是较少争议的议题也被政治化,新税制在未来十年将会为联邦政府增添1.5万亿的赤字,未来的开支必须以发债来融资,要知现在联储局正在缩表中,中国也许会减少购买美债,买家少了,谁来买美债呢?那么美债价格无可避免地有下行压力,价跌息升,推高资金成本,对长远的经济增长可持续性构成不利影响。

自2014年中美元在联储局收水声中反弹,汇指升至2016年底到顶,刽下102的近年高峰,回看当时的情景,欧洲面对法、德大选中建制派有可能败给民粹派的可能性,此外,英国在脱欧公投之后文翠珊政府的脆弱性尽露人前,日本亦未走出迷失年代,于是欧元、英镑、日圆统统走低而美元走高。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欧元区政治没那么急迫,英国的经济未见衰退,通胀蛮厉害,于是也不得不加入加息行列,基本面的变化让欧元、英镑强力反弹。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是出名的大鸽派,欧洲经济复苏令他对现行的宽松政策深信不疑,然而经济向好剌激欧元升值,由去年初1.03升至现在1.21,太强的欧元会否提早握杀了难得的经济复苏?德拉吉也许会这样想,所以欧洲央行才多次在欧元上升的过程中反复提出这种忧虑。不过,过去几个月的数据显示欧元上升无碍经济复苏,德拉吉也许可以释怀,在全球经济复苏的大背景下,差不多所有货币兑美元的汇价都録得不同程度的上升,欧元在贸易加权的计算下其实并无大幅升值,故其出口竞争力亦得以保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