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47

脱欧过渡期会有多长?

上周末传来脱欧谈判有突破性进展的好消息,文翠珊作出让步,适时地化解了谈判僵局,让谈判得以进入第二阶段,脱欧死硬派认为是投降,被文翠珊出卖了,但公平的说,双方逹成共识对市场应起一定的稳定作用。

文翠珊同意把分手费上调至介乎350亿至390亿英镑,对此,民粹脱欧派的反应也是极尽挖苦之能事,由最初企硬分文不付到现在慷慨地斥巨资分手,变面太快了,是不是这样当然见仁见智,务实者认为以英国的经济实力,区区小数决不会构成负担,若能解除欧盟僵化的制约也是物有所值的。

边界问题是最敏感,也是最具爆炸性的,北爱尔兰为英国领土,与南面的爱尔兰不属一国,而爱尔兰是欧盟友员国,英国一直未有设边境关卡,南北经济一直互联互通,一旦英国落实脱欧,英国就须要在应否设关这个问题上作出决定,不然将如向体现脱欧后还我主权及移民入境我作主这些孜孜以求的目标,然而边境关卡的设立将不可避免地挑起北爱动乱伤痛的历史记忆,在上周谈判的关键时刻,北爱民主联盟党宣称不能接受与爱尔兰设关卡,建议英国用中国香港一国两制的模式,欧盟表态支持北爱的立场,一度令文翠珊陷进退两难的境地。

文翠珊的对策是故意含糊,让笔者愈来愈相信英国对欧盟采拖字诀,实行以"空间换取时间",在边界问题上就是策略上模棱两可,其态度是:英国愿意接受新的自由贸易协议,若事成,边界问题自然迎仭而解。对北爱,伦敦可特事特办而无须拘泥于边境关卡;若此不成,英国或承诺继续履行欧盟及单一市场的守则。前者恐难做到,若是后者,那么同不脱欧有什么分别?尽管英国的态度令人费解,有一点是清晰的,就是硬脱欧应可避免。

这样的协定与其说协定,不如说是拖延之计。文翠珊早些时在夏天提前大选,在这场政治豪赌中她输了,落得在国会失去大多数议席的收场,成为跛脚鸭政府,党内的反对势力亦让她举步维艰,北爱向她施压,欧盟寸步不让,反对派幸灾楽祸,看她怎样下台。面对当前形势,如何应对?那就将计就计吧,借欧盟之力把谈判推向破裂边沿,不支持我也就意味没有脱欧,别无他选。

现在这样的结果也不无好处,反正好歹也照顾到多方面的意愿,欧盟希望英脱欧有序进行,也要为此付出代价,若英国继续履行欧盟及单一市场守则与义务,那又何妨呢?对英国脱欧死硬派而言,搞不好没有脱欧,夜长梦多,先定下来再谈也好,对不太想脱欧的另一半英国民众及害怕脱欧而心生撤资之念的伦敦大行,上周末的谈判结果也未尝不是好事,脱欧的过渡期少则两年,期满后亦可能再续,若以挪威模式作为参考,过渡期或长逹二十多年,纵有不测,也会有足够的时间及回旋空间应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