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56

失落的年代已结束?

八十年代是日本最辉煌的日子,日股从1982年至1989年升四倍,1989年12月31日攀至高峯,日经Index CFDs创下38,916点的纪录,经济过热造成的泡沫最终还是逃不过破灭的命运,在此后的十个月内轰然一声跌近一半,1990年9月,Index CFDs跌至21,000点,在往后的1/4世纪,Index CFDs只能持续在低位浮沉,在2009年的2月1日陷谷底,见7,568点。经济盛极而衰,是为失落的年代,先是十年,后来是二十年,现在看来有二十五年了。

2012年冬首相野田佳彦下台,安倍晋三上,日股展开一波又一波的升浪,由一万点到现在二万二千点,升幅超过一倍,单就今年年初至今,升幅与美股基本一致,有15%。

安倍粉丝乐了,莫非已成功摆脱二十多年的低迷?安倍三箭是啥?第一箭是用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惜以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压低资金成本;第二箭是政府带头大兴土木搞基建,增加政府开支以收扩大需求之效;第三箭是通过结构性改革以图提升效率,此为振兴经济之王道,然而三箭之中以超宽松货币政策最受安倍倚重。

且看最新一些资料,第三季的年化GDP增长率有1.4%,较第二季度有所回落,但对比长线潜在增长率0.5%也不错了,最亮丽之处是,GDP录得连续七个月正增长,为近五年难得的佳绩,然而看看细节,恐怕要有点保留,首先内部消费出奇地弱,令总增长率被削去一整个%,安倍的经济政策并未能给家庭充满信心地买买买,商业信心Index CFDs有改善,惟到真正落实投资还未见得很进取,只能提供0.2%微弱的贡献,公共投资更削去总数的0.5%,那么第三季的增长究竟来自那里?答案在贸易与增加库存,单是增加库存就占了1%,这确有点儿不靠谱,将来要是去库存,现在的增长还是虚的。说到底,日本的经济增长动力还是那个老套路,就是通过日圆贬值让出口有竞争力,出口才是重中之重。

安倍晋三要打破消费疲弱、需求不振导致通缩的恶性循环,要点是要让人们对前景恢复信心,从而乐于消费。现在利息是零,央行坚持做大户,买起了大部份的ETF及债券,以确保十年期国债孳息在零左右,但人心保守,不太相信通胀会重临,现在通胀率是0.9%,已是一年多以来的最高,距央行的目标依然是遥不可及。

安倍寄望企业在盈利得到可观增长后会发慈悲加点工资,藉此带动消费,也许不易吧,有条件加薪的都是大企业,大部份中少企没那么好景。即便是大企业,资金多了还不如在市埸回购股份来得直接,改善工资待遇显非首要选项。

日本的经济从来飘忽,第三季GDP资料有机会被向下修订,第二次估算将在12月8日公布,等着瞧吧。

前事不忘,2014年日本增加销售税一度触发了一次技术性衰退。安倍政府计划在2019年秋季再加销售税,由8%加至10%,到时能否避过衰退?很难说呢。

过去二十多年,日经Index CFDs难破二万点。以市盈率14.8计,相对欧美大盘,日股价还未算离谱,支持日股价的,是全球经济稳中有升这个事实,日经济已切底地摆脱颓势这个说法,恐怕有待证实。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