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8:13

从沙地宫廷鬪争看走资的问题

从最近沙地阿刺伯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不难看出沙地的宫廷鬪争己渐趋向白热化,11个皇室的王子及近200名商界领袖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捕,不禁令人联想,才32岁的王储穆旱默德‧本‧沙尔蔓MBS是否以反贪之名清除异己,这的确有可能,不过,沙地阿刺伯的顽疾积习已久,非动大手术改革不行,打击贪腐、整顿吏治不能手软,要励精图治,集大权于一身以便做大事也就无可厚非了。

今年六月被立为王储后,MBS已马上表露特立独行的一面,先是封杀邻国卡塔尔,对宿敌伊朗的敌视态度已变得毫不保留,在国内力遏原教旨伊斯兰国政党的影响力,并为沙地阿刺伯勾划出远至2030年的恢宏愿景。果断的决策、雷厉风行的作风总叫人有点不安,人们开始会问,沙地会否在痛改时弊后走上民主开放的道路,还是一次米奇阿维尼式'君主论'的一次演绎,旨在争权,一埸游戏一埸梦,结果对地区造成不稳定的局面,笔者实在模不着头脑,听其言,观其行吧。

沙地成一方霸主,靠的是石油,西方的工业须要稳定的石油供应才能有效运转。1973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沙地为报复西方偏袒以色列,以沙地为首的阿刺伯国家组织油组OPEC,收紧石油输出,油价暴涨,触发石油危机,让西方陷经济衰退。伊朗自1978革命后与美国为敌,1980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出于冷战时期遏制苏联及伊朗的考虑,美国于是拉拢及扶持同样地'专制独裁'的沙地。

沙地之兴在石油,其败也在石油,过度地依靠石油以致经济过于单一,沙地将面临重大的挑战,油组的地位已今非昔比,再生能源、清洁能源将愈来愈有机会取石油而代之。油组内也不见得很团结,油价也不是油组说了算,美国是最大用家,在页岩开采天然气技术不断创新下,美国已成为WTI出口大国,俄罗斯也非油组成员,但同样是出口大国,油组的话语权、定价权早巳被大大削弱。

2014年6月,国际油价由每桶超过100美元急跌,在随后的三年大部份时间在每桶40至50美元区间横行,沙地的外汇储备也持续下降,2014年8月,沙地的外汇储备正处巅峯,达7,312亿美元,现在已低于5,000亿,油价最近回升至每桶50美元以上也未能遏止走资潮,外汇的流失在加速。

伊朗出兵伊拉克及叙利亚协助亲什叶教派的伊拉克政府及叙利亚阿萨特政府对抗伊斯兰国,现在伊斯兰国败象已呈,伊朗成为最大嬴家,在三年来的代理人战中,伊朗加强了与黎巴嫩真主党的合作,由伊朗向西直通地中海沿岸的通道已打通;反观沙地,其支持的逊尼派反政府武装未能形成有力反制阿萨特的力量;支持也门震压反政府叛军也未奏效,然而军费开支庞大,政府赤字上升,加上油价低迷,经常帐亦告急,基层社会躁动,工资微薄加薪难,在失业率不断攀升下,社会不安的情绪加剧,富人以脚投票,把资金掉走以策安全。

MBS出手或很重,亦有排除异己之嫌,但无办法,正所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另一位沙地王子阿尔华连‧本‧泰莱尔有着亿万家财,是多间国企的大股东、华尔街的宠儿,也难逃今次被清算的命运。MBS打破常规,弄得人心惶惶,加深中东的不稳定,是不是太任性?天晓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