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23

债务上限是啥?

美国政府开支庞大,除社会保障计划的开支外,也有国债利息支出,还有扮演世界警察必不可少的庞大军事开支等等;政府入息来自税收,入不敷出,就要举债,然而债也不能乱发的,其总量不能超越国会批凖的限额,是为债务上限。当前美国政治深受政客们为反对而反对,即福山所谓vetocracy否决主义所苦,政治本为妥协的艺术,但碍于社会撕裂问题严重,环绕着债务上限的争论往往陷入僵局,谁让步谁便失去选票,这种心态曾几度让美债陷违约边缘。

千禧之初,美国债总量才五万亿美元左右,但美国先后在阿富汗及伊拉克发动战争,军费开支大幅飊升,2008年次贷泡沫爆破令资本主义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美国以庞大的财政刺激加上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应付危机,好不容易才把经济稳住,然政府大量发债的结果是,债务总量上升到不能承受的重,现已高达20万亿美元。

9月8日,特朗普绕过共和党自行与民主党谈判,马上提高债务上限,为期三月,共和党内一片哗然,反对之声不绝于耳。特朗普与民主党的交易只把问题推迟,在12月8日之前,新预算及新的债务上限还有待国会通过,意味2012年的财政悬崖有可能重演。

债务见顶,那就增加一点上限吧,这本不是什么问题,在过去10年,国会加上限达十次之多,单在2008及2009年两年内已有四次,死结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总统与国会在预算问题意见相左。债务上限之设始于1917年,原意是予财政部发债权限,只要不超出限额,财政部可酌情发债,无须每次都征求国会批凖,不意现在变得非常政治化,民主党倾向加税增福利,政治上保守的共和党传统地藉此机制制约民主党政府,令其不能随意增加社会福利开支。

特朗普的权力受制约,若连税改、基建计划也搞不成,很可能变得一事无成,他想要的,不单是提高上限,而是废除这个上限制度。过度政治化的制度当然不好,因为它不断制造财政危机,处理不好可能会让全球金融陷入混乱,借贷成本也会上升,但废除它对美元必然会有深远影响。

特朗普民意支持率江河日下,已跌至才三十多点,目前共和、民主、少数党派的支持率是40:40:20之比,而特朗普现在能否得到共和党大多数支持也很难说,不要忘记特朗普在上位的过程中曾挑战共和党的建制派,明年众议院改选,而1/3的参议员也要换届,共和党议员会作怎样的选择呢?拥护特朗普是否对自己连任有利呢?是时候表态了,好戏在后头。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