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7:06

税改与财赤

废奥巴马医保触礁、通俄门闹得不可开交、对维珍尼亚暴乱反应之苍白无力几乎得罪了全世界的人,震惊朝野,由大企业CEO组成的顾问团因多人退出已遭解散,对北韩拥核束手无策,特朗普愈来愈陷被动,现在只能寄望通过税改絶地反击,能否挽回支持过他的选民的信任可以说尽在此举。

对上一次共和党推行的税改可追塑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列根总统把个人入息税率从最高的50%降至28%,通过调整扣税额,政府税收入并没有必然地出现大幅度的缩减,经济繁荣亦为政府带来更多的税收,当时的税改确实未有为政府带来财赤扩大的负担。

三十年过后,高入息阶层的税率已由28%回升至39.6%,特朗普有意把入息税降回至30%以下并废遗产税;与此同时,为对冲部份税收的减少,政府要求人们在计算应缴税款时不可以扣减已缴的地方税。特朗普的税改有别于列根时代的税改,除了减入息税,企业的利得税率也会下降,现在美国的企业利得税相当高,达35%,在发达国之中也属偏高,特朗普想把它降至25%甚至更低,特朗普想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并把海外资金吸引回来,在现行的法例下,美国企业海外分支在海外所赚的利润在海外完税,但若把资金调回美国则须向美国政府补缴税款,这样的税制变相鼓励企业把资金留在海外,据估计,美国企业海外分支的离岸投资已高达2.5万亿美元,新改革下企业把海外资金调回可获税务减免优惠,务求吸引资金重投本土可剌激经济,增加就业机会。

特朗普的税改若获通过对政府财政收支有什么影响?按美国国会预算局估计,政府财赤将会上升,现在占GDP约3.4%,十年后将增至4%,当然,减税有助剌激经济,入息增加同时也意味政府将有更多的税收,从长远的角度看,说不定财赤会比估计数字低一些。

不论民主党或共和党,幕后金主总少不了企业,而企业应欢迎今次的税改,按理应较易获国会通过。不过,目前仍存在不少变数,特朗普民意之低,在历任总统之中属少见,当年列根挟高民望抚平税改的反对声音,惜特朗普并无这个条件,民主党仍有可能在国会以拉布阻挠法案的通过。作为应对之策,共和党或会仿效小布殊当年的做法,作一些迁就,把方案变为一个有限期的措施,不然明年中期选举仍然一事无成总说不过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