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觀經濟學家 | 黃湛銘16:38

滞胀真的卷土重来?

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平前两天在接受彭博访问时再度发出警告,滞胀将会重来,到时长达三十多年的债券泡沫或会爆破,这个说法与商品大王罗杰斯及债券大王格罗斯不谋而合,格罗斯几年前早就认定债市光辉日子不再,而罗杰斯认为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市场震荡即将爆发,最快可能在今年,大师们都这样悲观,我们该如何是好?上车容易落车难,是否应听从格老的意见,来一次Big Short,一于造空美债?

在股债之间,格老更担心债市,因为债市规模比股市大得多,一旦崩盘,影响将会是深远和广泛的。格老忧心忡忡是基于他对现时长期利率过低并无法持续这样的一个判断,其可虑之处,在于市场过于自满,对债市崩盘的可能性估计不足,债市长期居高不下,在未来的债灾中,下调幅度恐怕会很深,造成很大的震撼。 

很遗憾的是,市场的判断跟格老所想的很不一样,从美元今年反覆回落及美债孳息长期在低位徘徊可见,市场估计经济增长虽会持续,但速度放缓,低增长、低通胀仍会是主旋律,在格老看来,这种思路是不可取的。他认为多年来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已埋下通胀的隐患,当通胀重临,长债孳息将不可避免地上升,债券价格将大幅下调而酿成债灾,最令格老关注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肆虐美国的滞胀可能卷土重来,两年来格老一直重覆警告,不过听者杳杳。

 滞胀的表征是低增长、高通胀,成因众说纷纭。传统的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当经济炽热的时候,工资及物价都会在需求带动下上升。反之,在经济疲弱的时候,需求不振,工资停滞不前。不过在整个七十年代,美国经历了石油危机及越战挫败的伤痛,经济陷入停滞不前的困境,但通胀狂飊,到1980年更升至近15%的水平,高失业率加上高通胀加深了社会的矛盾,当时美联储局长获嘉(Volker)不惜落猛药,加息高至18%才把通胀控制,但以大量失业及衰退为代价。

 话说回来,量度通胀一般采用消费物价Index CFDs,即CPI,近几年美联储定2%为目标通胀率,定得太低有削弱消费与投资意欲的风险,不利于维持稳定就业,2%通胀是可接受的,高通胀加上高失业率才是美联储不能承受的重。

 上世纪九十年代迎来信息科技革命,生産力得以大幅提升,美国当时的经济增长动力是颇强的,政府财政收支在克林顿时代终达至平衡。不过进入本世纪后,随着科网股热潮结束,911后美国发动反恐战,在阿富汗及伊拉克再陷泥沼,限制了生産的发展,2003至2007的楼市狂潮和其后的泡沫爆破是消费过度透支、杠杆过度的必然结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资本全球化下金融体系的脆弱性,2009年后经济续渐复甦,但增长动力还是无法与昔日相比,问题在那哩?生产力不振是关键。在发达国家中,日本和欧洲少子化(每名女子平均産子率低于0.7) 情况最严峻,人口将会不断收缩,美国的情况好些,但储蓄率低,很多基建设施已见残破,在可见的将来,在未有出现重大科技突破的前题下,相信增长动力也高不到那里。

至于通胀,是否会如格老预测那样将会飊升至酿成巨灾?笔者不能武断地说是危言耸听,但相信在今年内难以发生,再远一点就很难说,凯恩斯有名言:长远而言,我们的寿命也有尽时。在投资的领域,对风险保持警惕是应有的态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