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7:58

《环球热点》全球化是好的 谁也停不了

自工业革命以来,自由贸易对全球化的进程起着关键作用,它的好处,相信在任何一本经济学的教科书都可以找到答案。亚当史密夫在国富论中指出,市场化、分工是创造财富的不二法门。而推动国际贸易的原动力,在于国与国的分工,只要各国发挥本身的长处,专注于机会成本相对低的行业,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互相交换产品,其结果将会是全体受惠,大家都是嬴家,没有输家,这就是比较优势理论的基本论说,在国家的层面体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精神。试想,在没有关税的情况下,出口企业的价格优势将会更彰显,出口做大,扩大投资,增聘人手,从而促进经济繁荣。此外,企业扩大规模可收规模效益,有助降平均成本,换句话说,没有贸易,一些需要扩大投资的产业根本无从发展。

反对自由贸易的理据是甚么?进口愈多,本土企业将不可避免地面对激烈竞争,如何应对?出洪荒之力减成本、降价,无法经营下去者便要关门,这样当然不利于刚萌芽的本土工业;但从消费者的角度或全球的大局看,也非坏事。全球的生産量多了,消费品价格下降,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日子还是可以的。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放缓,贫富的差距扩大,有报导指出,美国的中産在过去二十多年来扣除通胀后的实质人均入息基本处停滞状态,但数据未反映在同时期内消费品价格大幅下降某程度亦让大众的生活水平有改善。

来自入囗的竞争亦有利于打破市场垄断,铲除过剩产能及低效企业。可以这样说,没有贸易,日本不可能在战后重新崛起,不会有四小龙的传奇,更不会有中国改革开放让数以亿计的人摆脱贫穷这样的史诗式巨变。

从十九世纪中业开始,工业革命进入更为成熟的阶段,自由贸易推动全球化,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即嘎然而止,凯恩斯喟然长叹:"第一浪的全球化,人类经济进步的辉煌日子至1914年8月因大战爆发而告一段落。"一战后的爵士时代是刹那光辉,1929年的经济箫条让全球化再陷谷底,直至二次大战结束,战胜国重新制定国际秩序,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才再次复兴,此后国际贸易量每年以全球经济增长率两倍的速度上升,直到国际金融体系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大受冲击,发达国家需求萎缩,全球贸易量亦随之收缩,发达国家内贫与富的矛盾、种族的矛盾、大众与精英的矛盾加剧,最终助长了排外、仇恨全球化思想的滋生,美国特立普当选总、英国脱欧等事件决非偶然。特立普那种反全球化的思想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说形成鲜明对比。美国不当全球化的领袖,机会就让给中国吧。

全球化让发展中国家超过十亿人囗脱贫,缩短了穷国与富国的差距。特立普的贸易政策会不会如他所愿,把工作冈位夺回来,让美国再度强大?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入口价会上涨,他的支持者会发觉物价贵了,工资仍跟不上,若真有新职位,可能由机械人去干了。若对中国实施45%的关税,中国的出口企业当然会大受打击,美国在华的企业又何尝不会。若政策达不到预期效果,最终必遭放弃,全球化纵然出现逆流,但这只会是短暂的,不能持久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