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3:30

《环球热点》欧洲央行会改变政策吗?

欧洲经济的复苏情况看来是可以的,2016年第四季GDP按季增长率为0.4%,全年增幅有1.7%,虽比早些时估计的1.8%低0.1%,仍算不错,反映英国脱及及川普获选为美国总统两大黑天鹅,起码直到现在为止,还未至于伤及欧洲经济的根本。商业普查的结果显示,踏入2017年以来,欧元区经济的基调尚算可以,尽管德国商业景气Index CFDs反映部份企业对美国新政存有疑虑。

但就个别国家而言,经济发展的缓急显非一致,国与国之间存在不小的落差。法国第四季GDP增长率达0.4%,符预期,年增长率达1.3%,正处正确的复苏轨道上。意大利的情况就差远了,银行坏问题悬而未决,失业率升至12%,年轻人的失业问题极为严峻,失业率达40%。德国的情况最佳,失业率谨5.9%,贸易及经常帐盈余之高为区内之冠。就整体而言,欧元区的失业率已降至9.6%,对比英国、美国少于5%的失业率,这个数字当然不足以自豪,但已是2009年5月以来的最低。

至于通胀方面,在油价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下,通胀率已由12月的1.1%大幅飊升至1月的1.8%,欧洲央行的目标是2%,这可算是2013年以来最接近目标的水平,但是否昙花一现尚有待观察。众所周知,欧洲央行的唯一受权是稳定物价,今欧洲既渐渐远离通缩,市场也愈来愈关注,面对通胀升温,欧洲央行会否改变现时寛松的货币政策。欧洲央行计划今年内购买7800亿欧元的资产,行长德拉吉不久前说过将会坚定不移地落实这个计划,"在通账未出现根本性持续改变的情况下,任何有关减少买债的讨论都是不可能的。"

回头再审视最近的通账资料,通胀升温大面积地遍及全欧洲,为四年来的首次,是央行抗击通缩初见成效的明证,但要央行改弦易辙恐怕还未是时候,因为德拉吉认为现时通胀回升很大程度是油价上升带动的,故它是短暂的,不能持续的,单看核心通胀顽固地停留在0.9%,离目标2%还是相对地远便知道为甚么了。

去年12月欧洲央行宣布原定三月期满的买债计划延续至年底,为甚么不是半年、一年,而是九个月,若拿今年各国大选的时间表对照一下,答案也明显不过了,欧洲央行要考虑到选情的不测,以防出现英脱欧式的黑天鹅,金融上的维稳是很有必要的,法国大选在五月进行,德国大选在九月进行,待各国大选过后才再作考虑,当此之时拒不转軚,继续向市场派定心丸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上周公布的一月议息会议纪录有这样的一段话::"央行认为在促进持续性通胀这方面仍然未取得足够的进展,不能就此满足。"字里行间折射出对全球政治的不确定性表示关注,别说减少QE规模,就是连讨论也是言之过早。

德拉吉不单要顶住来自美国的压力,还要应付第一大成员国德国来势凶凶的问责。大选在即,德国的政客们少不免会对欧洲央行宽松的政策让德国传统地深恶痛绝的通胀有机可乘而大加责难。美国新政府放宽金融规管及排外的倾向亦让他深以为忧,前者与欧洲提高银行的资本要求以巩固金融市场稳定性的政策方向背道而驰,后者让全球经济增添不明朗。德拉吉企硬,不是没有原因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