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8:58

《环球热点》政局多变 欧元承压

自去年12月中以来美元进入向下调整状态,欧元兑美元由1.04的低位反弹,升至靠近1.08已呈疲态,欧元的短期反弹应告一段落。短期乃至中期而言,在美联储内鹰派压倒鸽派渐成主流下,加息的预期继耶伦在国会听证中力陈拖延加息之弊后已悄然上升,欧美息差扩大,美元重回升轨之势已成。欧洲央行昨公布了上月的议息会议纪录,措辞流露出对经济前景的审慎乐观,但对宽松及行之已久的量宽政策的取态丝毫未见动摇。通胀率最近大幅回升总可让央行松一口气,这个跟油价回升当然有关,要改变现时的政策,莫说加息,就是减少一点量宽,央行还是要等到更有力的证据,以确定经济真正脱离通缩才会考虑。此外,今年是欧洲大选年,政治的不确定性令欧洲央行更加要提高警剔,维持宽松以备不测是为上策,一旦经济下滑,纪录说得很明白,只要有需要,央行还是会扩大宽松,这个思路贯穿着整份会议纪录,清晰地响应了央行会渐趋收紧的市场传言。

在未来的几个月,荷兰、法国、德国将举行大选,由于人心浮躁,民粹主义抬头,由现在的选情看,主张脱离欧盟的右翼民粹政党有可能胜出令欧洲变天,成为继英国公投、美国总统大选后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下月15日举行的荷兰大选将会拉开欧洲大选的帷幕,11大政党争夺下议院150个议席。自战后以降从未有单一政党能取得大多数议席,现时的政府是由中间偏右的自由民主党和中间偏左的工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按最新民调,民粹政党PVV正处领先地位,令人深以为忧;但只要看清楚荷兰的选举制度,PVV要成为执政党也非易事,要问鼎权力中心它必需与其他政党合组联合政府,这就难了,因为其他中间政党根本无意与它合作,下届政府很大可能也是另一个由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尽管如此,也不要低估荷大选选情对市场的冲击,只要PVV的得票比预期高,已足以鼓励法国、德国民粹主义者问鼎政权的信心,这才是最值得关注和担心的。

至于法国的选情,容我先说说法国的选举制度,法国的选举要分两轮进行,而在第二轮的选举中需要过半票数才行,在这样的一个制度下,极端政党是无法过关的。一直以来,极右的国民阵线尽管在票数上占先,但到第二轮选举中都会被KO,因为左右政党选民会在领袖力陈利弊下携手把极端政党击走。这种选举制的聪明之处,就是有利于把极端政党排除在外,亦给予选民冷静的机会,第一轮选举后,冷静一下才作下一轮选举,减少英公投后不少选民后悔这种情况的出现。以现在国民阵线主席勒庞的民意支持度,应有机会在第一轮选举中胜出,那么在第二轮的选举中可突围而出,打破宿命吗?本来共和党菲永若与偏左的社会党携手共进,大有机会在第二轮选举中击退勒庞,但现在希望成空,菲永受空薪门事件曝光后民望插水,而马克龙亦未成气候,脱离社会党被指是叛徒,民意也好不了多少,现在选情充满变数,若勒庞当选而发动公投,法国有可能步英后尘脱欧;尚幸的是,法国脱欧也不是一场公投就算,因为法国作为欧盟成员是写在宪法上的,不修宪法国是脱不成欧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