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5:09

《环球热点》别低估美联储

美元在经历两个多月急升后进入2017年便向下调整,Index CFDs在碰到104后上升动力便好像泄了气一样无以为继,为啥?因为人们渐怀疑川普在刺激经济方面能否做出成绩,市场倍添焦躁;美元升势过急对美国不一定是好事,难怪川普也觉得不对劲,直呼:"美元太强了,这对美国是不利的。"强美元刺激资金流向美国,利好华尔街,惟对出口业、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没有甚么好处,川普说过要美国优先,把就业职位抢回来是头等大事。人们担心新政府的贸易政策、孤立主义和反全球化的倾向会为世界带来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随着他入主白宫变得愈来愈令人感到不安。中美可能会爆发贸易战,而双方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未有化解的迹象加深了擦枪走火的危机。在此背景下,美元汇价、美股、美债各自发展。美道指在压力重重下还是突破了二万大关,十年期国债孳息率上周探底回落至2.3%的近期低位后反弹,现在已重上2.5%以上,惟美元并无跟随孳息上升而走高,还在100大关徘徊,那么自川普胜出后的美元牛市是否就此结束?对于这个问题,笔者以为美元的升势应还未到尽头,在100打底整固后还是有力再上的,因为不管川普喜欢不喜欢,其政策从减税、放宽管制、搞基建、即便是保护主义都会刺激美元走高,在墨西哥边界建墙,尽管是不智和荒诞,还是要招聘大量工人,总会增加一点需求。当然,保护主义的害处不用多说,全球都会蒙受损失,若全球需求萎缩,美国亦难独善其身,可能要面对滞胀的问题,即经济低迷加通胀。


美元从中长线的角度看仍处上升的轨道,不单是由于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联储局的货币政策也在扮演一个重要角色。从联储局官员最近的讲话可看出,联储局的取态已变得愈来愈鹰,尽管川普不想美元太强,但联储局仍然坚持要循序渐进地收紧货币供应,减低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中的占比。在上周史丹福大学的演讲中,主席耶伦指出渐进地调整货币政策是审慎的做法,有助于促进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及全民就业,让通胀调节至2%水平左右。在接着的一个公开场合,耶伦再度为收紧辩护,措辞更直率,整篇演词大致上是这个意思,若出手太慢,恐生变故,有可能是通胀飊升,亦有可能是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让经济过热,套用她的话,是"不智"和"太冒险"的。"太迟才去掉宽松恐会激起通胀预期,到真正的通胀飊升的时候才加以控制恐为时已晚。长时间的低息遇上强劲的就业市场有可能导致超大的杠杆或其他形形色色的金融失衡等恶果。"愈来愈觉得耶伦像鹰,不再是以前的鸽了。


联储局在上月宣布加息的同时亦引导市场相信今年将会有两至三次加息。鉴于去年的经验,市场对联储局能否兑现承诺仍多抱怀疑的态度,预期今年的加息次数仅会是,一个止、两个尽,这个预期反映市场可能低估了联储局加息的决心。其实联储局内部的分岐已渐见收缩,两大工作纲领中的全民就业、管控通胀已接近完成,本已具备加息条件;现在川普政府减税将导致财赤扩大,势增通胀压力,收紧货币愈见刻不容缓。当下联储局坐拥4.5万亿美债,是否应该减磅?如何减?相信必有一番争论,加息加上联储局减肥意味政策愈趋收紧,在这种情况下美元回落的空间相当有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