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7:35

《环球热点》2017展望

2016年是变幻莫测的一年,本来看似不可能的事却偏偏发生了。人们对现状的不满到达临界点,纷纷以投票方式向建制精英们说不。6月23日,英国公投,民众要求脱离欧盟,拉开黑天鹅羣飞的序幕,11月8日美国大选出现更大的黑天鹅,由一位对战后七十年主宰世界格局的一套价值体系不甚认同的政治素人意外地爆冷胜出,12月4日,意大利对宪政改革进行公投,人们向政府说不,结果总理伦齐下台,意国的政局会怎样发展下去?会否进行脱欧公投?这些问题都继续困扰和支配着欧元的稳定性。

战后以来,全球化拉动国际分工,对全球经济的正面作用当然是无容置疑的,先是日本,跟着是亚洲四小龙走出贫穷,突破中等入息瓶颈而进入富裕俱乐部;但与此同时,西方的産业结构亦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在利润最大化的推动下,企业关闭本土工厂,把生産外移或外判至新兴市场,导致工作冈位的大量流失,并非如经济学教科书所说各方面都是嬴家,未能转型的人成为全球化下被"遗忘的一羣",不满情绪终于爆发,政客们以哗众取宠的仇恨语言赚取政治资本,令焦躁的世界变得更焦躁不安。2016年很快便会过去,但民粹主义并不会就此结束。在未来的一年,可以预料的是,政治的动荡将会让本就非常脆弱的经济复甦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美国

先说2016年上半年吧,经济表现确实差劲,第一、二季GDP增长率分别仅0.8%及1.4%,大幅低于去年,经济显著放缓,很多论者当时认为经济复甦己有七年之久,大有可能已近尾声,衰退之期亦不远矣。甫进入2016年,美股在预期盈利见顶下在一月内大幅下滑10%,WTI价格在供过于求下急挫,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新兴市场处境惹人关注,中国股市熔断事件加深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忧虑。美国国内方面,制造业收缩,虽然就业市场平均每月创造超过十多万职位,通胀率仅在1%上落,拉不上去。国际方面,英国六月公投平添不少地缘政治风险,虽然美国进入年中后经济渐稳,由于前景不明朗,也就不得不把加息之事一拖再拖。

进入下半年,油价企稳,美国在就业市场持续复甦下经济渐见明朗,工资上升,零售理想,连沉睡已久的制造业也再现扩张,第三季GDP按年上升3.2%。而最重要的是,川普当选后提出的减税、去管制及万亿基建计划,不管有多少会真正落实,已令市场对未来经济充满憧憬,一时之间,乐观的气氛令消费者情绪高涨,信心刽10年新高,气车、房屋销售理想,成交量亦刽10年纪录。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估计约2%,明年或可重上2.5%,通胀率或会升至靠近联储局2%的目标。在十二月的议息会议中,联储局一如所料加息0.25%,并表示明年会加快加息,加息的次数或会由两次增至三次。十年期国债孳息率已升愈2.5%,令炽热的美元火上加油,美汇Index CFDs创13年来的高位。美元的强势料可持续至2017年。通胀上升加上美外交及贸易政策的不明朗刺激美债孳息上升,美元强势亦同时制约出口的升幅,贸易赤字的扩大或令贸易磨擦升级,让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川普如何处理中、美即将是明年全球焦点。

欧元区

在欧洲,民粹主义的孳长得到更佳的土壤,除了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外,欧洲在地理位置上东接锐意复兴的俄罗斯,南临战乱连年的中东、北非,注定要面对地缘政治的挑战。北约的东扩自然会激起俄的反弹,而难民寻觅安生立命之所,欧洲是必然之选,大量难民涌入,由于难熔入主流社会而被边缘化,成为孳生极端主义的温牀。在大西洋的另一端,民粹主义代表人物川普的得胜让欧洲不少的民粹政党得到莫大的鼓舞,意大利公投的结果虽然暂时未见对欧元造成很大的伤害,但问题还未结束,总之银行的坏账问题一日未解决危机还未过去,意大利政府陷财困,希腊的债务问题相较之下只是小儿科。明年多国进行大选,先是四月法国大选,跟着是荷兰,八、九月是德国,法国、德国的传统建制精英能否在大选中胜出,遏止民粹政党的气焰将对欧洲的安全、政治、经济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单就经济而言,今年在央行的量宽加负利率政策下实现了平稳增长,英脱欧公投的结果暂时未见对欧经济有重大不利影响,但在政治上造成的破坏是不容忽视的。GDP年化增长率连续三季保持1.7%,消费、投资与政府开支的持续增长支持经济稳步上升,全年增幅料可达1.8%,最大的惊喜是,上半年通缩始终挥之不去,由六月开始,欧洲渐渐已走出通缩阴霾,至11月,通胀率已升至0.6%,油价反弹亦舒缓了通缩压力。欧洲央行会否调整政策?在通缩压力退却下急流勇退并非全无可能,这种预期令市场一度紧张,本月初欧央行议息决定延长量宽,虽然资産购买的量有所下调,但延长时间为9个月,较预期中的6个月要长,可被视为亲鸽的一种表态。明年美国的财政政策将放宽,货币政策从紧;而欧洲的货币政策将继续宽松,欧元将偏软下去,加上欧政局的黑天鹅随时可以把欧元推向一算。

一直以来,欧洲在财政政策上奉行紧缩主义,以财政紧缩倒逼改革,通过减薪、失业、经济衰退重整经济,过程必然是痛苦的,同时亦会加深南欧国家与核心国家的矛盾,助长民粹主义的滋生。在面对民粹主义在明年大选的威胁,欧盟或会作出让步,给予成员国在制定财政政策时有更大的弹性以化解危机。

英国

英国在地理上、文化上从来都是欧洲国家,但对于放弃主权以换取欧洲大陆的市场始终保持介心,所以未加入欧元区。六月公投惊现黑天鹅,英镑剧烈波动,两天内由1.50急跌至1.32,十月更出现闪跌的现象,一度失守1.15。英伦银行减息,对前景感到悲观。然而在暴风急雨中,经济仍展现不弱的靱力,第三季度即公投之后的季度经济增长为0.5%,高于去年的平均季度增长率,本来预料企业会降投资,反而一连两季有增长,从PMI的数据推测,第四季将维持强劲,全年经济增长料可保2%。此外,英国通胀率走高,由一月的0.3%到十一月已升至1.2%,英镑贬值刺激通胀上升,并改变了英伦银行的取态,由公投后倾向减息转为中性。

经常帐赤字持续扩大是最大的隐忧,英镑的贬值亦未能扭转这个劣势。明年政府大有可能按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启动脱欧,到时或会掀起撤资潮,企业减慢投资,经济放缓自不可免,增长率或降至1.5%。强美元将成为主旋律,英镑会持续走低,明年或见1.20。

日本

日本未能走出通缩、低增长的宿命,日本央行的各种尝试均无法阻止日圆反弹回升,美联储迟迟不加息加上对英国公投后前景不明的忧虑,作为避险资産的日圆备受追捧,美元/日圆在六月至十月期间主要在100至105区间争持,至十月美联储加息取态愈见明显,十一月美大选后美元升势加剧,日圆才确认转势,美元/日圆回升至118,明年初可重见120。

自从九月议息后,推动通胀已进入持久战阶段,重点已转为孳息曲线的管控,,十年期国债孳息会被管控至零左右,央行多番向外界保証会入市买债,确保资金成本低企。在日圆回落至120后,通缩的压力料会有所舒缓,但经济动力仍受制于人口收缩、消费疲弱等逆风,增长率难有突破,恐怕还是停留在0.5%左右。

中国

如无意外,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应可达标,即6.5%至7%之间,约6.7%。经济有回稳迹象,上半年制造业还在收缩,下半年PMI回升至50以上,由收缩转为扩张;PPI跌幅不断收窄,一月的跌幅是5.9,到九月已由收缩转为上升,十一月升至3.3%,通胀率至年底已回升至2.3%,零售增长率在10%以上,服务业渐成主流。

一缐城市房价疯涨成为经济一大隐患,地产蓬勃支持经济增长,但可持续性愈来愈令人怀疑,房价急涨某程度透支了未来的消费,料明年一线城市房价增幅将放缓,同时亦提防大幅下调;二、三线城市的库存有待消化,制约着经济增长的动力。中国的都市化率仍然偏低,户藉制度的改革将有助去库存,以创新提升生産力,坚持国企改革的信心未有动援摇。明年GDP增长率会再降一些,约6.5%,达标应不成问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