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6:47

《环球热点》意银行的伤痛

尽管改革是必须的,当然亦会是痛苦的,有如苦口良药,但人们还是向宪改说不,意总理伦齐只好履行下台的承诺。

意大利人是欧洲的成都人,最懂慢活情趣,演绎着悠闲生活的极至,这当然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就是:懒。意大利是欧洲第三大经济体,多年来为应付庞大的社会福利开支导致国库空虚,财赤积重难返,国债占GDP比重高达130%,远超欧盟的上限,生产力积弱不振,僵化的福利制度阻碍经济发展,政府部门冗员庞大。金融危机以降,不少国家已续渐走出困境,GDP已重回危机前的水平,惟意大利扣除通胀后的实质GDP犹处1999年欧元问世前的水平,表现最为差劲。

最让人担心的是公投牵动意大利在欧盟的去留问题。伦齐是亲欧派,主张留欧,他提出的改革包括削减参议院内议员的人数,限制国会的权力以便改革可以顺利通过,提振经济活力。意大利采议会制,国会有众议院和参议院,为防止二战前独裁政治再度出现,过份迷信国会互相制衡的制度优势,所有立法都须经两院通过才可生效,其弊端就是政治内耗和失效,改革议案很多时被踢来踢去而终胎死腹中。

改革无可避免地会触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且总理权力膨涨至可以影响谁可当宪政法官也予反对派口实,打破权力的平衡触动太多人的神经,让伦齐的改革理想付之东流。

公投会否带来骨牌效应?伦齐下野是否意味五星行动有可乘之机?五星行动说过会就是否脱欧进行公投,演变下去,意大利会否继英公投脱欧后,成为另一个脱欧的国家?意大利是欧元区重要国家,脱欧对欧元的冲击力度,肯定比英国脱欧大。

意大利国债孳息与德国国债孳息的差距正在拉阔,反映意国的风险溢价在上升。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欧洲银行的资産负债表问题早已令人困扰,前些时德银危机令市场感到寒意,德国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银行尚且要在盈利偏低、资本薄弱的环境中挣扎求存,意大利银行的财务状况更让人感到不安。坏帐率高达18%,整个金融体系都非常脆弱,极须要增资和重组,面对这个局面,政府要救或是不救?不救,让一些银行倒闭吧,但银行的债券大部份由公众持有,若银行清盘,债券持有人必要面对削债的现实,信心必会大受打击,如何是好?若出手相救,道德风险将没完没了,意债孳息势必飊升,并将引发新一轮的欧债危机,则欧元危矣。

说实在的,意国须要的,是改革,不是政治乱局,再搞脱欧公投,只会把脆弱的联盟一步一步推向瓦解。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