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4:47

《环球热点》英镑探底路漫漫

联储局9月议息会议纪录已出,内容反映是次会议中对于维持利率不变的决议实非一面倒,支持与反对双方曾进行激辩,虽然只有三位官员支持加息,几位投票赞成维持利率不变的官员也表示日后不久应加息。市场预期今年12月加息已成共识,利率期货市场反映12月加息的概率接近66%。与此同时,美国长债沽压持续,10年期国债孳息涨至1.8%,创近期新高。

英相文翠珊在月初提出英国将于明年三月底前引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启动脱欧程序,由当初只是说说,到如今有可能发展成为硬脱欧,市场的忧虑在英镑急剧贬值中表露无遗。英镑曾跌穿1.2,一度低见1.15,创1985年以来的新低,英镑的暴跌折射出市场对英相谈判策略的不满。从2015年中至今,英镑的跌幅已达25%,单就今年6月公投以来已跌愈15%。英相与欧盟谈判前摆出强硬姿态是可以理解的,在边境人员流动控制与进入欧盟单一市场之间,文翠珊显然宁取边境主权,摆出不惜放弃欧盟市场的强硬姿态,这样虽然符合公投的初衷,然而她的言论也很自然地引来欧盟方面强烈的反应,双方态度强硬,令英国经济硬着陆的概率大增。

说句公道话,公投之后到现在为止,英国的经济一直表现强韧,并未见溃败迹象,失业率仅4.9%,比欧元区内很多国家都要好,最新的综合采购经理Index CFDs仍在50之上,反映经济活动仍在扩充中,下半年经济增长或会放缓,但应可避免衰退,英镑剧烈波动,是因为市场意识到脱欧的影响并非短暂的,而是长久和深远的。

上周文翠珊提出脱欧计划应由国会表决让人对脱欧可能有转机産生遐想,英镑在超卖闪跌后一度反弹至超越1.24,但随即回落,英国经济前景仍然不明朗,脱欧産生的负面影响尚未浮现。据报英国单就要为过去数十年未缴的费用埋单便要缴付200亿英镑。除要为旧帐埋单,也需与欧盟在两年内定下未来双方经贸关系的基础,在新协议签订前尽可能减少磨擦,可以预计的是,新贸易协议的谈判,快者三年,慢者十年,过程将不可避免地波折重重。若英国未能与欧盟签订新贸易条约,双方需在世贸的框架下各自向对方征入口税,脱欧后也得要重新厘定入口税,并需要获得世贸163个成员的同意才可通过,可以想象过程有多复杂和艰巨。

英国的经济确实存在不少隐忧,经常帐赤字高达GDP的6%,当然,英国还未至于会在外资撤资潮中土崩瓦解,因为尚幸的是英外债主要以英镑结算,英镑贬值并不会增加偿债成本。英经常帐赤字亦主要源自外国直接投资,由于并非短期贷款,不能说走就走。但长远而言,若信心流走,投资却步,外资续步撤走,前景还是愈来愈暗淡,那才是最大的隐忧。

若谓英镑走低可刺激出口,但贬值后的英镑也同时令入口价格上升,推高通胀率,企业拒绝加薪,这个可能性愈来愈高,在实质入息每下愈况之下,消费必受重创,经济前景不容乐观。英伦银行行长卡尼日前表示会容忍稍高一点的通胀,意味一旦经济下滑,英伦银行仍会维持宽松以保就业,看似无奈,但也是必要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