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2:33

《环球热点》第三季回顾

中秋已过,已是第三季最后一周了,汇市还在消化最近各大央行的决定,最具影响力的经济数据在前些时已出,本周显得相对平静。美联储内部对加息尚有分岐,加上数据参差,暂时按兵不动是合理的;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虽然面对通缩威胁,而市场亦热切期待他们会加大宽松力度,但还是不为所动;新西兰、澳大利亚于八月减息,预期第四季还有一次减息,毕竟减息后的息率在发达国家仍算较高,英国为应对脱欧有可能引致经济放缓的威胁于八月减息0.25%,把利率进一步推向历史新低。全球经济进入第三季后稳中有进,但增长动力仍嫌不足,以致全年增幅均遭下调,OECD的领先指标显示全球经济以稳定但缓慢的速度增长,国基会预期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下降至2.7%。如果说美联储对加息尚有犹疑,其他国家为确保经济持续增长尚需维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

上半年济增长疲弱无力,下半年在消费带动下开始重拾动力。劳动市场的复甦颇为不俗,今年平均每月增添175,000职位,工资上升,失业率保持在5%以下,零售增长亮丽。按揭利率处历史低位,加上家庭组成量增支持楼价走挺。房屋销售直逼2007年高位。与此同时,2014年以来美元走挺加上全球需求疲弱对出口、工业生产及制造业造成一定打击;受能源、采矿业收缩影响,企业投资略为放缓,但尽管如此,美国经济主要靠内消带动,强韧的劳动市场及工资上升支持经济在第三季回复上升动力。第一、二季GDP增长率分别为1.1%及1.2%,第三季GDP估计有1.8%。今年全年增长率约1.5%,低于已被下调的平均值2%,2017年或可重上2%以上。通胀率保持平稳,七、八月分别为0.8%及1.1%,估计九月约1%,仍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从劳动市场过去三季的表现看,美联储说加息理据已增强是颇有根据的,但碍于种种因素不得不押后加息。从上周议息的声明及利率走势预期看,美联储有可能押后至12月才加息,为啥?全球经济还是很疲弱,此其一;美国的通胀现在仍处较低水平,未有加息的逼切性,此其二;但到第四季,美联储应已掌握第三季的经济增长情况,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若九月、十月、十一月的就业数据保持平稳,加息的条件就更完备了。与此同时,外围的经济环境已趋稳定,在英公投后的一段短暂时期,金融市场确是出现过较大的波动,进入八月后美国加息的预期升温一度令市场波动,但总的来说,波动仍属轻微。12月加息的概率已高于50%,按美联储最新的预测,长期基金利率遭下调25点指至2.75%,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被下调,加息次数及幅度均不可避免地会比以往加息周期小,这是新常态。

欧洲

欧元区七、八月企业景气Index CFDs受英脱欧拖累而放缓,第三季经济持续复甦,惟增长幅度放缓,内需温和上升,惟投资及外围需求疲不能兴,令人对欧下半年经济前景示不得不多了一份忧虑。单看通胀数据便知大事不妙了,七、八月通胀率仅0.2%,失业率居高不下,仍处10%以上,人们不期然会问,欧洲央行两年来买资产加负利率的努力是否已付诸流水?在9月8日的议息中,欧洲央行下调中期经济增长预期,但最令市场失望的是,欧洲央行在通缩的压力下拒绝扩大量宽力度,明年三月买资産计划即将期满,对此欧央行亦未有作出延期的决定,这点令市场平添不少想象,欧洲央行是否会放慢手脚,让财政政策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不过市场对欧央行仍然充满期待,纷纷期望欧央行在12月的议息中会延长量宽政策的期限,并扩大可购资産的种类,以回应市场债券供应不足的问题。

在公投之前,英国的经济显露强韧本色,第三季的经济数据反映公投后劳动市场及零售业并未出现重大倒退,人们当初担心脱欧引致的经济衰退并无发生,当然这样说可能言之过早,要更客观地评估,最低限度要等到十月公布第三季经济增长数据才可见端睨。英国消费者信心在公投后于七月一度大幅下挫,八月迅即反弹,预料九月可保平稳。估计第三季GDP会较第二季有所收缩,第四季或可避过衰退,但经济放缓还是少不免的。按英伦银行的推算,明年英国经济可续渐复甦,惟增长率将降至仅1%左右。

日本

日本央行于1月29日加入负利率行列,但仍无法扭转人们通缩的预期和零增长的心态,企业未见踊跃扩大投资,人们把现钞存放在家里的夹万,结果反而加深通缩趋势,经济复甦乏力。第一季GDP按季增长0.5%,第二季放缓至0.2%,第三季在消费带动下或可回升至0.5%,今年全年增长率料仅0.6%,人口老化及少子化令生产力增长停滞是日本经济的最痛,按目前的情况,人口缩小已成不可逆转的趋势,长期潜在平均经济增长率已降至约0.5%左右,若无法提升生産力,则经济持续低迷可说是必然的。

七月通胀率是-0.4%,连续五个月通缩,失业率降至3%,在发达国家中是最低的,政府大力鼓励企业加薪以推动消费,惟反应未见踊跃,2014年加销售税对消费的负面影响仍未消散,与日俱增的国债令人对社会保障的可持续性感到疑虑,减低消费意欲。制造业及服务业在收缩,七、八月PMI均低于50。

日圆回升对出口企业带来压力,央行的负利率及量宽政策也无法扭转这个局面。人们期待央行于九月议息会议会加推量宽,但央行改变策略,重点放在孳息管理上,目标是把十年期国债孳息稳定在现水平,即约0%,其实日本央行并未有减少买资产的规模,反而承诺即便通胀率超过目标2%一段长时间,央行仍会在市场买资産,遏止通缩成为持久战,但市场却担心央行已无能为力而进一步追捧日圆,令美元/日圆直逼100大关,看来日圆在短期内仍会维持强势。

中国

经济转型持续进行,服务业及内消在GDP的占比持续上升,第二季GDP年化增长率为6.7%,第三季估计放缓至6.6%,但仍符合国家6.5%至7.0%的全年目标。生产商物价Index CFDs的负数值进一步下降,七月PPI为-2.6%,八月降至-1.7%,九月收窄至-0.8%,反映制造业的通缩压力得到舒缓。八月货币供应M2同比增11.4%至151.1万亿元,刽历史新高,社会融资由七月的4,879亿大幅上升至14,700亿,,人民币贷款同比上升13%。信贷增长迅猛,为经济增长率的两倍,这种情况一直备受关注,但仍可算在可控范围。虽然经济存在下行压力,估计中国在进行供给侧改革,清除过剩产能的同时,亦会采取适度的财政及货币宽松政策以保障就业稳定和社会和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