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9:27

《环球热点》邹市明之后,下一个中国拳王在哪里?

近日奥运会46公斤级男子拳击比赛的16进8赛事中,中国选手吕斌被判定输给了对手。由于取消了教练和选手的申诉权,吕斌就此止步奥运会。另一位选手山俊也未能进入16强。邹市明之后,中国拳击再次出现断崖。

中国拳击起步晚,还曾经中断了十几年,水平在亚洲亦不出色。2007年,邹市明在世锦赛上为中国取得了第一枚世界赛事的金牌,并在北京奥运和伦敦奥运上获得两块金牌,成为中国拳击的第一人,也让拳击首次进入多数国人视野。

尽管中国人对这个行业仍然陌生,但近几年的运动热潮中,资本已悄悄在职业搏击领域开始布局了。

目前国际上的主流搏击赛分为三大类:拳击、自由搏击及综合格斗。

拳击是最传统的搏击项目。职业拳击赛出现于19世纪末,分为业余和职业两种。业余赛事的顶峰是世锦赛冠军和奥运会冠军。职业赛事的最高荣誉则是WBA、WBC、WBO及IBF这四大组织下的世界拳王称号。两种赛事在回合数、防护、量级划分及判罚制度上均有所不同,不过最一眼了然的区别是职业比赛不戴头盔。不过业余拳击赛事为向职业比赛靠近而进行了改革。可以看到,本次奥运会的男子项目是不戴头盔的。

以邹市明为例,即使拥有两块奥运会金牌,但在转账职业比赛之前,他仍然是“业余选手”。今年1月,邹市明卫冕WBO国际蝇量级拳王金腰带,但离最高的世界拳王仍有距离。

自由搏击是一种站立搏斗赛事,可以使用泰拳、空手道、散打等多种技术进行攻击。最有名的赛事是1993年创立的K-1,以70公斤为界上下划分为GP和MAX两种量级。K-1赛事最为路人所熟知的明星拳手大概是魔裟斗和播求了。

综合格斗,即现在大热的MMA,历史不过36年,但发展迅速。比赛在八角笼内进行,允许站立打击和地面缠斗。参赛者可以使用泰拳、拳击、巴柔等所有格斗技能。最有名的赛事是1993年创立的UFC。

成熟的搏击赛事因为有庞大的观众基础,吸金能力惊人。2015年,梅威瑟和帕奎奥的世纪大战,创造了约6亿美金的商业价值。两位拳王也分别以3亿及1.6亿美元的收入,位列当年全球运动员收入榜的前两位(见图一)。

图一 2015年运动员收入榜世界前十

单位:百万美元

 

而UFC则有11亿观众,2015年实现了6亿美元的营收。今年,费提塔兄弟以40亿美元的价格将UFC卖给了全美最大的娱乐及体育经纪公司WME-IMG。而15年前,他们是以200万美元的价格购入UFC的。2000倍的溢价,可谓回报丰厚。

国内资本同样对职业搏击赛事充满了兴趣。上半年UFC将出售的消息传出后,据称中国的万达、腾讯及华人文化都有意接手,可惜不敌WME-IMG。除此之外,王思聪投资了MMA赛事英雄榜;华人文化投资了邹市明的经纪公司盛力世家,并且和Top Rank(帕奎奥的经纪公司)级WBO亚太区共同打造了拳力联盟赛事;阿里体育与IBF签署了20年的合作协议,并与李连杰宣布共同打造MMA赛事“精武门”;乐视体育获得了IBF中国之夜拳击联赛的新媒体直播权;专务搏击推广的博克森挂牌新三板,估值超7亿。

政策放宽同样推动了搏击赛事的发展。2014年,国务院46号档取消了商业体育赛事活动的审批,称“2025年中国的体育产业要达到5万亿”,让资本界对中国体育的未来充满期待。

然而中国职业搏击市场仍然处于早期,尽管有资本和政策双加持,未来走势如何亦未可知。

除了进驻中国的K-1、ONE FC、ROAD FC等洋品牌,国内比较有名的两大赛事IP分别是2004年湖南卫视推出的武林风及2014年创立的昆仑决。前者群众基础深厚,推出了如王洪祥、董文飞、方便、邱建良、一龙等明星选手,后者挟大资本而来,以“打造国际一流赛事”为目标,引入了如马库斯、“美丽死神”奇斯辛柯、播求、安迪•苏瓦、西提猜等外籍名将。

但国内市场面临产业链不完整的缺憾。

成熟的职业搏击赛事,一般以IP为核心,形成包括上游、中游、下游的全产业链。上游是俱乐部和经纪人对拳手的打造;中游是通过赛事进行商业变现,具体来源包括门票、转播权、广告赞助、付费收看等;下游则是赛事衍生品的开发推广,例如搏击教学、游戏等。

中国在上游缺乏一批专业的俱乐部,进行拳手的选拔、培养,经纪合约制度不完善,拳手资料不真实、保险缺位、税务不清晰;中游在赛事推广方面乏力,观众付费观看的习惯还未培养起来,而且受制度约束,博彩尚是禁区;下游则衍生品市场空白。

然而最关键的问题始终是,拳击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仍是小众运动,要成熟还得经过几年培育。

尽管如此,国产搏击赛事仍然受到资本的追捧,估值虚高。以昆仑决为例。2014年,IDG以千万美金获得昆仑决20%股份。2016年,昆仑决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晨兴资本及动域资本,估值3.5亿美金。考虑到昆仑决2015年营收约为800万美金,则其当下的市销率为44倍。

而成熟的赛事UFC,2015年营收6亿美金,2016年以40亿出售,市销率不过6.7倍。这不禁令人发问:市场狭小、缺乏产业链的国产赛事,如此高的估值从何而来?

资本介入对于职业搏击的推广当然十分重要,但资本短视的本性也很容易像毁了无数文娱IP一样,把搏击IP引入歧途。真心希望赛事运营方能够以行业前景为目标,引导国内的搏击市场走出一条健康的道路,孕育出下一个邹市明,乃至中国的帕奎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