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8:36

《环球热点》白日梦VS活见鬼?从Pokemon谈AR和VR

新技术温柔了旧时光,老情怀成就了任天堂。7月7日发布的一款手游Pokemon Go在一周时间内将任天堂股价狂拉至五年新高,令市值暴增140亿美元。迄今为止,任天堂的股价已经上涨了84%(见图一)。码着这篇字的时候,它又涨了1375日元,而且涨势还在继续…不服都不行了。

图一 任天堂股价即将翻番

 

(资料来源:bloomberg)

对于任天堂来说,Pokemon Go的成功几乎意味着拯溺。岩田聪任社长期间,任天堂的Wii和NDS为公司打下了游戏界的半壁江山。然而他抵制手游、坚持做主机游戏的立场,令任天堂盈利逐年下滑。2012-2014,任天堂连续亏损,直到去年才有了3.48亿美元的盈利(见图二)。2015年,手游试水之作Miitomo将任天堂股价拉入低谷,直到最近的Pokemon Go,才令这家老牌游戏企业再度回春。

当然,狂拉股价的不只是Pokemon Go这一个游戏而已,还有市场对于后续将推出的《赛尔达传说》、《动物之森》及《火焰之纹章》等基于顶级IP的AR游戏的期待。

图二 任天堂多年盈利低迷

 

(数据来源:任天堂历年财报)

对,AR。这是关键。

把Pokemon Go分解开来,我们看到IP和AR两大要素。

《神奇宝贝》动画和《口袋妖怪》游戏陪伴了无数人的童年。多少人都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只皮卡丘。而AR技术让梦想照进现实:死宅们得到了皮卡丘,任天堂得到了死宅们的钱。

推动技术发展的一直都是梦想:我要飞,于是有了飞机;人类又说,我要食物不变质,于是有了冰箱;人类还说,我要吃西瓜不吐籽,于是有了无籽西瓜。

当物质变得充沛,推动技术发展的动力就成了精神需求。未来,梦想将驱动更大的市场。这市场,一半给VR,一半给AR(好吧,也许并不是一半对一半)。

所谓VR(虚拟现实),是指完全浸入到模拟的数码世界中去。头戴设备为用户提供了视觉、听觉反馈,让用户如临其境地感受虚拟世界。VR产品的代表就是被facebook收购的Oculus rift。

当你戴上全封闭头盔时,别人看你是这样的↓

 

但你眼中看到的世界是这样的↓

 

哗,瞬间觉得自己跟旁边那些俗物都不在一个星球上了有木有?

而AR(增强现实),则意味着实时获取并理解现实场景(包括位置及角度),然后将计算机生成的虚拟世界叠加在现实场景上,并实现人们与虚拟影像的互动。相比VR,AR不需要沉浸式的头戴设备,简单的荧幕显像就可以完成。例如,2015年春节期间流行的3D小熊,需要的只是一台智能手机。

 

另外一个例子是陕西历史博物馆发行的文物魔卡。在手机上安装app,扫描明信片上的二维码,荧幕上就可以呈现立体的文物。

 

更为高级一点的AR设备就是微软的hololens。

 

如果还是觉得复杂,举个简单粗暴的例子,VR相当于白日梦,AR则相当于活见鬼:

VR:你坐在沙发上打盹,梦见自己在魔兽世界里打怪。

AR:你坐在沙发上,看到贞子从你家46寸电视里爬出来,碰翻了你刚刚放在桌上的半杯可乐。你砸了一本书过去,她一偏头闪开了。总之是一种“啊次元壁打破了“的感觉(并不是很想打破这种次元壁)。

VR是爱丽丝漫游仙境,AR是E.T.到你家。

尽管VR和AR孰高孰低的争论迄今未休,但两者所依托的技术设备还远未成熟。对于两者的前景问题,有说法认为,VR可能在游戏领域更占优,而AR则在现实领域有更高应用价值,例如军事、家具市场、远程试穿等。女生们可以实现一个月换一个老公的梦想。

然而另一种说法认为,VR在现实应用方面的前景也不可限量。例如,旅游、远程会议、在家办公,或者,脑后插管实现Matrix……

其实,VR和AR的区别在于现实的占比:VR中,现实世界为零,AR中,现实世界占比由设备供应商确定。如果将来,用户可以自定义现实的占比,那么VR和AR的边界也就模糊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