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7:14

《非农》其实我不是工会,我是中国队长

印象里,工会大概就是年节发发粽子咸鸭蛋熨衣板纸巾,组织一下人均不超过150块钱的城郊一日游—这样一个无(wu)微(shen)不(luan)至(yong)的组织。所以华航空姐罢工的时候,大陆群众也就能边吃瓜边感叹一下:“看看人家的工会。”

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工会。

这么想是会被打脸的。因为我们这边也有超棒的工会诶。

7月4日,万科工会起诉宝能损害股东利益,并已获深圳罗湖区法院立案。

工会起诉公司第一大股东损害股东利益,有没有很棒?有没有感到新世界的大门在面前缓缓打开?

根据《新工会法》,工会的职责是“代表职工的利益,依法维护职工合法权益”。该法全文未出现“股东”二字。一个工会,毫无利己的动机,把股东的利益当作它自己的利益,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万科的精神。

万科近日狗血又何止这一桩。如果说此前的纷争还是资本的战争,那么自万科职工市政府门口请愿以来,这出大戏就已经越来越偏离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了。

来,捋捋。

4日复牌以来,万科A不负众望连续两个一字跌停,市值蒸发逾450亿。三巨头的明争暗斗在继续,新玩家不断登场。

万科最大自然人股东刘元生向七部委举报华润和宝能摄像内幕交易及市场操纵。刘元生认为,在进行万科第一大股东位置争夺战的同时,华润置地与宝能携手开发前海项目,这可能意味着两者之间有一致行动协议及秘而不宣的股权转让协议。

华润斥之为“揣测、臆断及造谣中伤”,并发布了《6·17万科重组议案是否获通过?法学专家论证会形成最权威的法律意见书》,称13位权威法学家一致认为,此前关于重组议案的投票问题上,独董张利平的回避理由不符合法律及《万科公司章程》规定。所以当日的投票结果应该是7/11,未达到三分之二的支持率,不获通过。

宝能系则于5日再度购入逾7500万股万科A,持股达到24.972%。

6日,独董华生在上证报发文,质疑“大股东就是上市公司的主人吗”,同样逻辑感人。

目前的情况就是昔日亲密无间的万科管理层和华润打嘴仗,宝能继续买股票:

万科管理层:两大股东串联,资本巨头吞噬中小股东利益。

华润:管理层内部人控制公司,不合法不合规。

宝能:(闷头买买买)

万科管理层以“维护中小股东权益”为名,花样百出地对抗两大股东,其目的应该是争取舆论支持。但是在市场里讲情怀才是真正的耍流氓。资本市场的基本逻辑应该是尊重游戏规则,尊重一切主体的合法合规行为。从这个逻辑来看,自王石将宝能斥为“野蛮人”时开始,管理层就走错了方向。职工请愿、工会起诉更是昏招百出。所谓的情怀论并未能赢得舆论支持。

而万科管理层以中小股东权益代言人自居的立场,也值得怀疑。1988年万科股改,王石放弃个人股份,一直被坊间传为美谈。通行的说法是“4100万资产做股份,40%归个人,60%归政府,(王石)放弃了自己个人拥有的股权”。这种说法太具误导性。所谓60% VS 40%的股权结构,是指万科上市前1300万股。总股本4100万股,有2800万股来自社会募资。上市后,职工所持有的约520万股只占总股本的12.84%。这12.84%的股份,90%必须由集体持有,只有1.284%可以归于个人,王石本人能获分配的,是这1.284%股份中的一部分。

当然,王石放弃的股份仍然是一大笔财富,但40%一说太具误导性。管理层对于股权云淡风轻一说更站不住脚。否则万科事业合伙人计划(包括金鹏计划及德赢计划)总共持有7.79%的万科股份该作何解释?员工持股本是好事,但合伙人资管计划增持过程被指未能恪尽程序合规及信息披露职责,这就很容易被怀疑内幕交易。

另外,王石女友田朴珺也被牵连入局。私人生活与万科大战无涉,略过不表,但田朴珺被指利用王石资源倒卖万科地块及房产,这就不是小事了。

万科大戏的内幕越挖越多。监管层入局只是时间问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