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技术分析专家 | 周游17:32

《美联储》第二季回顾

美国联储局去年12月加息,启动利率正常化,令第一季再现惊涛,先是人民币受压,继而上演溶断的一幕,加深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忧虑,WTI价格跌至每桶25美元的历史低位拖累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滑,新兴市场四面楚歌,巴西、委内瑞拉遭极大的冲击,贫富不均、政治管治失效、经济崩溃激化国内矛盾,终引发动乱。进入第二季,中国经济放缓、油价低迷等风险已渐淡出,不再成当前的威胁,油价从每桶30美元反弹至近每桶50美元,大宗商品价格回升,情况比第一季好,但新的挑战随之而来,第一是6月23日的英国公投,第二是美国总统大选,现脱欧得胜,作为公投倡议者的首相卡梅伦将难逃始作俑者的指责,当初以公投为注码向欧盟施压,谋求更有利的留欧条件,现得不偿失,国内出现严重分化,苏格兰、北爱极有可能提出脱英的要求,日不落帝国日落西山,卡梅伦要为此付出重大代价。在大西洋被岸,"政檀新星"特立普去年才不被看好,现在已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大热,这位言论出格,打破政治正确常规的地産大亨、电视真人秀明星大有机会与希拉莉争夺总统宝座,若他当选,全球将要适应一个新民粹时代,特立普主张对中国进行惩罚性关税,不利中美关系的发展;他同时也反对TPP,与全球化与贸易自由化是背道而驰的。特立普现象折射的,是西方普遍对精英与建制的失望与反感,英国脱欧公投、欧洲民粹政党的崛起基本一脉相承,核心欧洲与边陲欧洲的对立,1%精英与99%大众的矛盾,在难民问题的激化下,欧盟有被分化乃至解体的风险。

话说回来,从经济角度看,第二季虽已从第一季跌跌撞撞中回复过来,但全球需求仍未出现强力反弹,过剩的産能仍有待消化,通胀率仍然处偏低水平,大部份国家仍要以宽松的货币政策撑起经济。

美国

第一季经调整后的GDP增长率仅0.8%,受季节因素影响,美国历来首季经济表现较差,第二季在消费者开支推动下有机会反弹至2%以上。外围需求不振对经济造成下行压力,但长时间的低息环境有利支持资产价格,5月职位增长收缩应属短期现象,失业率降至4.7%,已是金融危机前的低位,经多年来的增长后,职位增长放缓是很正常的,今年每月新增职位平均虽难愈200,000,估计离150,000亦不远,劳动市场持续改善带动工资上升有助支持消费。此外,房地产的复苏亦有利经济复甦,经过去七年来去杠杆,家庭资产负债表已大为改善,随着工资增长,置业需求趋升,刺激楼市造好。汔车销售在次季亦有不俗的反弹,反映消费者对前景倾向乐观。据联储局的最新估计,全年GDP应有2%。美国对英的出口占总出口低于4%,英国陷衰退将不致对美国有重大的直接影响。英国脱欧对美国的影响主要是政治性的,英国退出欧盟令西方团结大受打击,而全球金融动荡是联储局不能掉以轻心的,面对市场风高浪急,联储局不会急于在7月加息,现在甚至9月也显得不太可能。

欧洲

欧元区第一季有意外惊喜,GDP按年增1.6%,估计第二季增幅略降,若非英脱欧産生市场的不确定性,全年应有1.5%。入夏以来,企业及个人信心Index CFDs由3月低位反弹,消费信心的回复有助经济在第二季持续增长;然而第二季欧元区再陷通缩,4月通胀率降至负0.2%,5月为负0.1%,下半年在WTI价格回升下料可走出负区域。

欧洲央行在第二季保持政策寛松,6月8日展开先前定下的购买企业债计划,对资産价格起支持作用。英国公投带来的不确定性引致避险情绪急升,10年期德国国债降至负数,30年期瑞士国债孳息也现负数,为数十年来所未见。

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通胀问题挥之不去,当然与全球需求疲弱有关,但多年来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过剩产能未被消化,失业率高居不下,为英、美的两倍,与官僚不作为不无关系。估计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还要维持一段很长的时间。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还是那句话,不能单靠货币政策,需有效的财政政策予以配合,结构性改革亦要按个别成员国的国情有针对性地推行才行。

英国脱欧或会鼓励区内民粹政党跃跃欲试,以脱欧为挟挑战建制,区内一体化的进程将备受冲击,甚至欧元的存在也可能要面对挑战。

日本

日本第一季增0.5%,避免陷技术性衰退,1月29日日本央行加入负利率行列,但在市场避险情绪上升下日圆回升,从年初的120至现在近100,升幅不可谓小,日圆转强加重日本的经济困难,5月贸易赤字的出现明显反映出口在强日圆下承受颇大压力,出口受压令制造业受到打击。

通缩仍是挥之不去,3、4月的通胀率均为负数,失业率是3.2%,这方面比欧元区好得多。为避免重蹈2014年加销售税引致衰退的覆辙,安倍晋三在G7峯会后马上宣布把第二期加税推迟至2019年秋执行。在保内消的同时,政府亦会加大开支以支持经济增长。估计日本央行会在7月16日的议息会议中会进一步扩大宽松。

日本的经济问题属结构性,人口老化、少子化是增长乏力的关键。

中国

中国第一季GDP增幅仅6.7%,为2009年首季以来最低的年化季度增幅,逼近2020年经济番倍每年增6.5%的底线,这是意料中事,4、5月的通胀率在2%以上。生产物价Index CFDsPPI的跌幅收窄,5月的按年跌幅仅2.8%,为2014年11月以来的最低,厂商的议价能力有改善,制造业的压力得到纾缓。

产能过剩的问题仍然严重,信贷增长保持在14%以上,为GDP增长率的两倍,外界担心的高负债问题仍会持续。从权威人士的讲话可看到,政府还是会坚决深化去杠杆、降库存的改革,但政府不会以私有化、并购等可引致大量裁员的方式进行,在透过技术升级,改善服务的同时,仍会适度地投入基建,改善医疗、教育以保障有足够的需求,6.5%的底线应该是可守得住的。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