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08:40

《环球热点》黑田东彦还要等甚么?

这天美元/日元已跌穿104,为2014年8月以来的最低。

其实踏入2016年以来,美元/日元落入反覆沈底的格局,5月美元在加息预期升温下回升,一度反弹至110以上后无以为继,5月就业数据差劲令市场估计联储局会按兵不动,市场预期的逆转令美元回软。而事实上联储局主席此前已暗示本月加息的机会不高,美元/日元在周三联储局结束会议前已见106。

英国公投在即,结果将影响深远,其引起的风险乃今年对全球金融稳定性最大的威胁,联储局不加息当然与此有关,此刻英国公投已进入倒数阶段,避险情绪急升,触发资金寻找避难所,于是股跌债升,德国十年期国债孳息已跌穿至负数,为历来所未见,美国十年期国库券孳息也跌穿1.6%。相对英镑、欧元,美元是资金避难所,相对美元,日元的避险性更高,避险情绪高张激发日元短仓盘平仓潮,日股捱沽而日元强势不止。

今天日本央行议息,一如所料,央行以7比2通过维持利率不变,每年80万亿日元的资産购买规模也不变,这个决定的结果是,日元升势无法遏止而终突破104,大有上试100之势。

日元转强势非日本政府所楽见,二十多年来经济低迷,大部份时间都在低通胀及通缩交替中渡过。要打破恶性循环,就必须扭转人们的通胀预期,自2013年以来,日本央行以超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刺激经济,定下2%的通胀目标,但至今离此目标尚远,日元的强势若持续下去,央行将无法达标,这一点行长黑田是最清楚的。3月核心通胀率为1.1%,4月降至0.9%,随着日元上升,入口价受压,击退通缩恐已成遥不可及的目标;与此同时,日元升值进一步削弱出口竞争力,经济动力不足,日股表现失色。

日元走强对安倍经济政策无疑是一重大打击,早在G7峯会前日本已有意入市干预以阻其升势,认为若市场失序,入市干预并非发动货币战,是完全合理的,惟这番言论迅即引起美国强烈的反应,何谓市场失序?双方有不同的理解。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日本还须照顾美国的反应而只好选择更合适的时机出手干预。

那么现在是合适时机吗?也许不远了。日央行已连续数月按兵不动,今年1月29日,日本加入负利率行列,当天日元确实下跌2%,但很快回复升势,人们担心在通缩威胁的面前央行已无能为力了,在三、四月的议息会议中,央行还是拒不出手,行长黑田的看法是,货币政策不能一蹴而就,起码要经6至12个月才见效。屈指一算,现在应该差不多是时候了。此时此刻,黑田想必对英公投忧心如焚,若市场失序令日元急升,必马上出手;同时也将会等待7月初的短观经济报告,该报告反映的企业对通胀的预期及对前景的信心将会为央行评估今年初落实负利率以后的成效提供重要线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