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0:46

《环球热点》安倍经济学的凯恩斯主义?

日本两年前落实第一期增加销售税导致经济衰退,于是第二期加税须押后至明年四月,但考虑到经济仍然非常疲弱的客观现实,明年加税还是不成的,安倍晋三要把它押后至2019年秋大选之后。

从最新的经济数据看,日本经济表现仍是反反覆覆,去年第四季GDP增长率为负1.7%,当人们担心今年第一季仍是负增长,连续两季负增长意味经济再陷衰退之际,最后的数值是增长1.7%,衰退算是擦身而过,但增长动力不足这个弱点是明显不过的。2015年岀囗下降9.5%,为2009年以来的最低,钢铁、造船及机械制造业受影响最大,虽说出口只占日本GDP的12%,但其重要性在于它是日本制造业原动力之所在,16%的劳动人口从事制造业。今年以来日圆回升近10%令出口进一步受打击,四月入口在价格下降下仍同比下跌23.3%,为连续16个月下挫,亦是2009年10月以来最大的跌幅,反映消费仍然极之疲弱。复甦之路极不平坦,明年加税有可能令经济再陷衰退,安倍晋三押后加税,从经济现实角度看是无可厚非的。

安倍晋三为争取民众对是项决定的支持,的确做足功课,用心良苦。奥巴马到访广岛,一个毁于原爆的城市,没有亦不可能有道歉,但对日本民众来说,美国总统到访的意义确实非比寻常,安倍晋三挟洋自重获利甚丰,民望重回50点之上。

在上周刚结束的G7峯会,安倍晋三大力推销安倍经济学,他指出全球正面临金融危机,新一轮的金融风暴将蓆卷全球,为应对当前威胁,各国有必要加大财政开支,且要好好协调,安倍的呼吁当然不可能得到所有会员国的支持,素来审慎理财,奉平行预算为圭皋的德国无法认同。不过,就日本的国情而言,增加点开支以应付通缩威胁是值得同情理解的,安倍晋三自信已得到G7的背书,在峯会之后马上宣布推迟加税及增加开支的措施。

估计政府会增拨5万至10万亿日圆用于名古屋-大板磁浮列车的建设、奬学金的设立及支持育儿工作的项目上。那么钱从那里来?部份将来自发行新债,最大买家亦必是日本央行,从基本面看,此举必会剌激通胀,而结束通缩,争取通胀达至2%也正是日本央行的目标。

按经济总量计,日本央行现在进行的宽松货币政策的规模,比联储局几年前的QE有过之而无不及,1月29日起更尝试以负利率刺激经济,惜效果不彰,原因在于货币政策的边际效用已降,安倍经济政策遇到瓶颈。

其实安倍的想法并非原创。国基会、世银于过去一年中多次指出,若货币政策失效,政府应增加开支以挽救经济。这种观点亦常见于新凯恩斯经济学家萨默斯、克鲁曼近半年的专栏之中。

安倍晋三还是要进行搏奕的,这是他第二次押后加税,失信于民,反对派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尽管如此,此刻安倍民意正盛,七月上议院选举应可顺利过关。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