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宏观经济学家 | 黄湛铭17:48

《环球热点》去杠杆的随想

中国经济渐有回稳的迹象,从首季汽车销售及零售同比上升一成可见一斑,即使未能大力反弹,6.5%至7%的增长速度应该还是可保的。这个增幅相对以往双位数字的增长速度当然有所不及,但已大大高于当前主要发达国;与此同时,中国的信贷总量大幅飊升也同样惹人关注,外媒不乏有关的报导,在报导中大多提出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放弃或减慢市场改革,选择以更宽松的信贷力保GDP增长率?

中国总债务占GDP比率由2007年的148%至2015年底已升至240%。三月底,总净负债达25万亿美元,按官方公布的数字,国债占GDP约44%,实质负债加或然负债占GDP比率也不过64%,对比日本近250%的国债比率,中国的政府债还是相对地低及可控的;最值得关注的,莫如企业债务高企的问题(非金融负债占GDP比率达150%),由于利率市场化还有颇远的道路要走,低效企业变成殭尸企业,但很多有潜质的企业并却未能获得应得的贷款条件,整体上妨碍了生产力的提升。去年第四季及今年第一季总社会融资按年升幅高达13%,相当于GDP增长率的两倍,若干産业如采矿业、钢铁业等在经济放缓下存在严重的産能过剩问题,以新债冚旧债让殭尸企业续命只是治标之法,难以达到去产能、降库存的目的。

国基会在最近一份报告中指出,约有15%的中国非金融类企业负债存违约风险;也就是说,坏帐有可能高达GDP的25%,远高于官方公报的数字。

高杠杆带来的风险,显然已获得领导层的注目,权威人士在L型经济走势的论述中,针对金融杠杆、殭尸企业何去何从等议题都表了态。

不能再用信贷保底增长率,这个态度是显而易见的,"树不能长到天上","不然老百姓储蓄泡汤"。股市、汇市和楼市的政策取向要回归到各自的功能。暗示政府要减少市场干预以完成政治任务。对殭尸企业,一句话,就是要断奶断贷,坚决拔掉输液管和呼吸机。

对于企业来说,去杠杆一般可循以下几个步骤进行:

1.变卖非核心资産及业务

2.去库存

3.增强现金流

4.裁员、撤换管理层

5.与债权人协商,重订还款期,或要求大股东增加抵押资产,或协议部份债转股,也就是说,债权人转为股东,监督管理层进行改革,改善营运效率,让股值上升,最终清还债务。

6.引入投资者扩大资本。

企业债务重组无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期内难免産生阵痛,造成一定的金融波动,但对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是有利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曾经历严重的三角债问题,大量国企资不抵债,政府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专责收购有问题的债务,国有银行把坏帐抽离,卖给资産管理公司,此举大大改善资産负债表,为千禧以后国有银行上市增资打下基础。当然,这种做法不无代价,就是以存户利益作犠牲,存款利率被压至偏低水平以支撑国企的债务重组,存款利率偏低间接压抑消费。

过去两年政府致力于地方政府的债务置换,是项计划应有助减轻地方政府的利息支出,但却无可避免地与鼓励消费的目标背道而驰。

去杠杆固然反映政府政革的决心,但维持社会稳定亦是政府的首要任务,相信在改革的同时,政府料会以适度的财政开支以抵消去杠杆带来的冲击,避免经济硬着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