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9:48

《环球热点》为何负利率未见有效?

129日,日本央行出其不意减息,央行存款储备利率被降至-0.1%,成为继丹麦央行、瑞士央行、瑞典央行及欧洲央行之后,第五个加入负利率行列的央行。在负利率下,商业银行存放于央行的储备不单没有利息回报,反而须承担费用,在货币政策上属宽松,因为商业银行有诱因压缩过剩储备及扩大信用贷款,货币供应理应上升,而日圆本应贬值,但从这几个月的市况看,这种预期未有出现,日圆不跌反升。

三月,欧洲央行在通缩压力下加大宽松力度,存款利率进一步降至负0.4%。与此同时,因要顾虑到英国经济受到脱欧风险的影响存在下行压力,英伦银行断不敢贸然加息,估计今年内加息的机会甚低。如此说来,全球主要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将持续下去,影响所及,全球货币相对美元应会出现贬值,这种以宽松货币政策促使货币贬值以提高出口竞争力的做法当然不能宣之于口,但情况的发展总让人嗅到货币战争的味道,山雨欲来风满楼,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对此当然有所警剔,最近不单把中国,甚至其盟友德国、日本、韩国及台湾列入货币汇率操控国名单,明白这种态度就不难理解联储局今年以来的部处。

联储局去年底落实九年来第一次的加息,一方面强调加息须有理有节,循序渐进,另一方面强调一切还看经济数据,也就是说,若经济复甦未如理想,联储局不排除保持适度的宽松,也可说实制上是为应对货币战留有一手。二月在上海举行的G20传闻各国达成秘而不宣的默契,加强联系,保持沟通,避免误判导致货币战争的升级,如此说来,欧洲央行及日本央行的负利率无法促使货币眨值也就可以理解了,由今年初以来,联储局不断表态暂缓加息,市场不断下调加息的预期使美元走软,Index CFDs中去年12月高峯100回落至93,美元回落某程度舒缓了人民币短期贬值的压力,同时池减轻了新兴市场资金外流所引起的市场动荡风险。简单的说,联储局今年以来亲鸽的论述,一方面是对去年夏季及今年初市场剧烈波动的回应,另一方面也是遏止货币战争的必要手段。

当然,日本央行的负利率政策得不到预期削弱日圆的效果无疑是对安倍经济政策的一大打击,一般相信日本央行需有所行动,不然在对抗通缩一役上有可能功亏一篑,在上周四议息前的一周,市场预期日本央行必会进一步减息并扩大购买资産的力度,美元/日圆曾一度回升至111.78的近期高位,但日本央行并无顺应民意,一切依旧,令市场大跌眼镜,美元迅即回落,一度跌至105.58,为2014年10月以来的最低。本月底迎来七国峯会,日本为主办国,相信安倍晋三会在与会期间公布一些应对措施,市场估计日本政府将会扩大开支,部份融资来自发行新债,由日本央行印钞购买。

欧元的情况也好不了几多,周二创18个月以来新高,达1.16。

相对日本央行、欧洲央行,联储局始终是老大,在全球金融领域拥有最大的话语权。留意联储局未有说过会放弃利率正常化,联储局在一月的议息会议中下调今年的加息次数,由原先的四次降至两次,市场愈来愈相信今年加息的次数可能降至一次,这是当前美元偏软的原因,足够抵消日、欧央行的负利率弱化其货币汇率的作用。

不得不提的是,大家还须注意各央行中长期的取态,联储局的货币政策趋紧,而日本、欧元区还须从宽,由于政策走向各异,孳息差距还是会扩大的,美元最终还是会结束偏软局面而重新走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