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专家评论首页

  • hzm11:21

《环球热点》叛徒特朗普的胜利

「我们中间出了一个叛徒。」现在共和党大佬们面面相觑,因为这个叛徒要胜利了。

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时,无论共和党内部还是媒体,都认为只是一个笑话。然而这个口无遮拦、粗鲁不堪的富翁挟着他那套完全政治不正确的理论所向披靡。随着参议员克鲁兹和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的退选,特朗普已经锁定共和党提名。有趣的是,对特朗普的胜利最为反感的不是对手民主党,而是他的同侪共和党。目前为止,支持特朗普的党内人士寥寥,布什家族保持静默,2012年曾经参选总统的罗姆尼和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则公开表示反对。

还有什麽比提名一个完全不像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更让共和党感到集体吃瘪的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特朗普和共和党之间都隔着五百个民主党。

以经济理念为例,共和党一贯基于小政府laisser-faire的立场,认为政府应当减少对经济的干预,由自由市场来进行资源配置。而民主党则认为市场有失效的时候,需要通过财政和货币政策来进行干预—至少这两者都是尊重自由市场的。

然而特朗普公开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他认为中国掠夺了美国的经济和就业机会,要求美国企业回迁工厂,否则将对其海外生产的产品征收35%的关税。他主张对富人增税,为穷人提供医保和社保,这与共和党的态度完全对立。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也备受争议: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驱逐1100万非法移民。特朗普炮轰华尔街操控总统选举,还号称要辞掉耶伦、取消美联储的独立性。他甚至呼吁美军地面部队进入叙利亚铲除ISIS、杀死其家人、充公其石油。

以上极右言论听起来都荒谬至极。然而特朗普正是用这些口号在竞选中攻城拔寨。个中原因思来想去,大概只能归结为「这届美国人民不行」。

有调查认为,特朗普最大的支持者是教育水平和收入双低的白人男性。这些人集中在低端制造业中。全球分工之后,他们的工作被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工人夺走,美国在服务业出口中的获利又与他们毫无干系。

而在国会扯皮中,一切有利于改善他们的处境的政策又流产了。奥巴马任内提出的通过对富人增税来为低收入制造业人群削减工资税、提供税款抵减、提供紧急救济的提案,都因为共和党的反对无疾而终。造成低端制造业工人困境的并不是全球化,而是内部分配机制。

现在,共和党要为他们曾经在国会的一张张反对票付出代价了:他们将不得不提名一个比民主党还令他们反感的总统候选人。假如此人真的入主白宫,将来国会内将不再是驴象之争,而是一场敌我不明的混战。

推荐文章